从9月下旬开始,从福建引进泸州的高宝、立冬本、福晚1号等桂圆新品先后进入成熟期。不过,这些晚熟桂圆品种在泸州尚处于试种期,未在全市范围内大量推广,并没有形成规模。其中,立冬本是迄今为止泸州最晚熟的桂圆品种,通常在国庆节后才成熟。

挂在树上的立冬本挂在树上的立冬本

  “晚熟桂圆种植面积非常小,估计全市产量也只有几千斤,一般还没成熟就已经被预订了。”近日,第一批试种晚熟桂圆的江阳区黄舣镇罗湾村果农范毓全告诉川江都市报记者。进入9月下旬后,泸州市场上的桂圆已不多,10月后才成熟的桂圆更是少之又少。

  范毓全说,晚熟桂圆都是提前预订,市场上并没有售卖,全是重庆、成都等周边城市的老客户,尽管售价为20-30元/斤,仍然供不应求。显然,这与白露前桂圆成熟高峰时的售价形成鲜明对比。

  据泸州市农科院中级农艺师丁晓波介绍,近年来泸州积极开展引种、试种、换种工作,目前已从福建等地引进宝石1号、高宝等10余个桂圆品种,其中最晚熟的品种为立冬本、泸晚1号等。经过近5年试种,优选出品质较好、表现稳定的桂圆品种,将在市内逐步换种。

  记者从泸州市农业局了解到,泸州桂圆生产面积29.9万亩,投产面积17.9万亩,主要分布在泸县、江阳区和龙马潭区。主栽品种杂乱,多为实生树,品质参差不齐,且多集中于8月下旬至9月中旬成熟。其中成熟时间较晚的蜀冠、泸丰仅占5-10%。

  根据相关计划,泸州明年拟更换晚熟桂圆优良品种1000亩,预计3-4年后产量将达到50万斤以上。今后,泸州桂圆品种成熟期将按早、中、晚逐步调整为1:3:6,使泸州桂圆错锋上市,品种结构更趋合理。

  泸州桂圆为何增产难增收?

  果农种植“各自为政” 同批桂圆大小不一味道不同

  “泸州地理位置优越,气候条件适宜龙眼生长,是全国最具优势的晚熟龙眼产区。”在近日举行的泸州龙眼品种观摩及研讨会上,国家荔枝龙眼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郑少泉对泸州桂圆产业发展给予了高度评价和肯定。

郑少泉研究员(右一)在泸州市农科院桂圆基地参观点评郑少泉研究员(右一)在泸州市农科院桂圆基地参观点评

  尽管泸州桂圆产业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但近两年泸州桂圆仍然连续滞销。如何才能改变增产不增收的现状?农业专家们为泸州桂圆产业发展把脉问诊,开出了“处方”。

  “同一批桂圆,不仅大小不匀称,连味道也不一致。”说起泸州桂圆销售,泸州市农科院院长李于兴举了一个例子:2017年,有外地商家曾到泸州采购桂圆,开口就是几十吨。看起来这是大好事,紧接着大家却犯难了,首先泸州种植桂圆成规模的果农并不多,基本上“各自为政”,家家户户都有,但一家却又满足不了商家的需求;其次泸州本地桂圆品种杂乱,品质参差不齐,不仅大小不匀称,即使装入同一个箩筐里的桂圆,也很可能品种和品感都有较大区别。

  郑少泉、李于兴等农业专家一致认为,泸州桂圆产业发展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品种结构不合理。

  目前,泸州桂圆主栽品种和优质品种未集中连片发展,且占总栽培面积的比例小,中熟品种面积过大,导致成熟期高度集中;其次,泸州桂圆品种差导致品质差,品质差导致价格低,价格低导致不管理,不管理致使品质更差,进而进入一个低效益的恶性循环过程,整体表现为生产效益差;同时,因效益差导致有的果园失管后,难以应对病虫害和干旱、霜冻等自然灾害。

  此外,由于目前泸州桂圆生产还是以散户为主,产业组织化程度低下,规模化程度不高,加工能力较弱,导致果园零碎、品种杂乱、销售模式单一。

  专家为泸州桂圆发展“开处方”

  “泸州龙眼产业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品种的问题。”郑少泉研究员坦言。近年来,泸州市农科院农业专家们始终致力于调整桂圆品种结构,从外地引种、试种,优选表现良好的品种在全市推广。

桂圆品鉴会现场,各种新品桂圆摆满了会议桌桂圆品鉴会现场,各种新品桂圆摆满了会议桌

  在泸州龙眼品种观摩及研讨会上,与会专家首先参观桂圆新品种植基地,现场观摩桂圆新品种高接换种生长结果表现。郑少泉对龙眼品种鉴评会上共展示了14个桂圆品种果实一一点评。其中包括2017年从福建省农科院引进的福晚1号、立冬本、宝石1号等10个桂圆优良品种,以及泸州本地的蜀冠、泸丰和引进5年多表现较好的高宝等品种。

  郑少泉认为,泸州桂圆产业在成熟期上具有明显的晚熟优势,相较福建在生产上没有台风等自然灾害,在销售上毗邻重庆、成都、贵阳等几个大都市,区位优势明显,市场前景广阔。

  郑少泉为泸州桂圆产业开出了“处方”:一是立足泸州本地气候优势,加大对晚熟和特晚熟品种的发展力度,如冬宝9号、福晚1号等,适当发展部分早熟品种如宝石1号,并推荐发展4个综合性状好的中熟品种如翠香、96-1、05-3-4(福晚8号)、高宝;二是进行龙眼品种结构调整,建议早、中、晚熟品种比例达到1:3:6;三是拓展销售渠道,提高电商平台销售比例,进行精品包装销售;四是加大发展桂圆深加工,延长产业链;五是进行桂圆老旧果园密改稀,同时进行果树矮化栽培,便于田间管理和提高果品质量;六是提高桂圆种质资源管理水平,加强基层农技人员培训。

  川江都市报记者 杨敏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