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小平本报记者余力

  “警官!我们来报案,我们被骗了。”今年9月的一个上午,刚到上班时间,两名中年男子便闯进了内江市公安局东兴区分局刑警大队的值班室,其中一个有点秃顶的中年男子开口说道,另一名大肚男子手里还拿着一个装有资料的文件袋。两人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急急忙忙地擦去额头的汗水,表情中尽是慌张和焦虑。“被骗了?怎么被骗的?什么时候的事?”接待他们的刑警大队民警一边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两人,一边问道。随后,一起诈骗案的侦查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

  1

  毫无破绽的合同

  此时,大肚子男将文件袋放在民警桌前说:“警官,我们是汽车担保公司的,我们被骗了20万元!”“20万元?担保公司?”民警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担保公司历来较为强势,哪有被别人骗的道理?而且金额还高达20万元?此后的一个星期,刑警大队异常忙碌,民警们为这起诈骗案四处奔波、查找线索,案情分析会接连开了3天,还是一无所获。办案民警展开报案人提供的资料,上面有车辆抵押登记表、抵押人身份证复印件、抵押合同、解除抵押备案申请表、结清证明等手续,每一项手续从签字到手印再到公司印章都是完整的。如果按报案人的说法,他们是受到了诈骗,那就应该从抵押、解押两份合同就能看出端倪,但现实却是民警并未找出其中破绽。中队长杨俊峰在办公室里反复翻看了数次收集的资料,随后摇了摇头,合上了资料。

  假签名?报案人自己看过了,确认是真实的;假公章?汽车公司的负责人来看了几次,均确认,不是假的;有人把印章偷出来盖的?印章此刻仍完好的锁在公司财务抽屉里,要用印章,必须经过严格的登记手续;报案人、嫌疑人都已询问过,但均未发现端倪,嫌疑人余某坚称欠款已经还清,甚至直言愿意到法院打官司。

  摆在办案民警眼前的路,就这样一条条的给堵死了,已经有6年刑警经历的杨俊峰明白,眼前的材料有问题,只是自己还没发现问题出在哪里。“究竟哪里出了问题?”杨俊峰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着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