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萧然等人夜回母校 萧然供图2012年,萧然等人夜回母校 萧然供图

  “学校和社会,如同两个世界,夜回母校,如同在时空隧道里穿梭。”

  一群毕业生,常丢下上班族、商人等身份,和校友们夜回母校怀念青春:装学生、逛校园、买醉……次日一早,又返回单位上班。

  十年似流水,这些校友们从毕业到工作,再到成家生子,夜回母校的次数越来越少,约从2016年9月起,再无人提议回校。

  2018年11月,朋友要回母校招聘,群主萧然提议回校无人响应后,他把夜回母校的群解散了:我希望大家都能越过越好,不用这样的方式来解压了,甚至没有压力。

  其实,压力,萧然和校友们都有,只是大家已不用夜回校园这种方式来宣泄了。

  校友们说,大家都已不再是刚毕业的学生,不会遇到不顺心就回学校找安慰,甚至轻易将心事袒露在外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