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新闻记者 韩雨霁

  2018年11月22日,在接到孩子最后一个电话后,四川巴中的女士熊秀碧就和女儿彻底失去了联系,直到至今仍没联系上女儿。24日,她和其他亲友讲述了失联前的一些细节,希望能借助更多人的力量找到女儿的下落。“我们现在全家都很焦虑,迫切想知道她的下落。”

邓翠华生活照邓翠华生活照

  回想起一个多月前与女儿沟通时的点滴,熊秀碧没发现明显的不良征兆。“女儿很懂事,之前念的卫生学校,实习结束后就到成都一家医院工作,每隔一阵就会给家里打电话。”熊秀碧说,但10月份女儿曾因随身物品被偷,回通江老家补办身份证。“虽然身份证补办了,孩子却迟迟没有买新的手机,家里主动说要给她打钱也不要,此后便用公用电话、或是别人的电话和家里联系。”

  后来,他们家人发现了一个蹊跷的细节,就是此前女儿邓翠华因为手机等随身物件丢失,回老家补办身份证,此后总是用他人电话或公用电话,也会与家人保持联系。“但距离最后一通电话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现在谁都联系不上她,我们担心她出了事。”

  11月22日,邓翠华失联前最后一次和家人联系,依然用的是别人的电话。11月26日前往成都的堂姐家住了一晚,27日离开便没了踪迹。

  家人自发找人、报警、联系孩子身边的朋友……几十天下来,熊秀碧一家想尽办法寻找女儿的消息,却在其朋友的嘴里听到了孩子7月份就已从医院离职,从事前台工作的消息。熊秀碧说,邓翠华实习到工作,没太让家里操过心,所以家里人只当她一直在医院工作,她也没提过换工作的事。现在想来,孩子的消失,或许与此有关。

  “找了一个多月了,现在家里人都非常着急,只希望孩子能平安,也希望能有知情人士能提供消息。”邓翠华的表哥熊君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就在12月23日,有人看到他们发布在网上的消息,表示在重庆永川某传销组织见过邓翠华的身影,但具体什么情况也不甚了解。目前,他们已赶往当地并报了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