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的“保鲜膜男孩”刘良陈还是小孩模样。18岁的“保鲜膜男孩”刘良陈还是小孩模样。

  记者手记

  转眼间已经过去四年了。

  四年前,我们在成都武侯区百草路小学的捐款活动上,第一次看到良陈,他手脚没有指甲,脸上没有眉毛,走路时佝偻着身子,缓慢移步,有点像电影《魔戒》中咕噜。

  我们跟着他回家,在那个玻璃窗布满油垢的小屋中,看他在“小太阳”下展开保鲜膜,抖抖擞擞地包裹自己的皮肤,那上面全是深深浅浅的血痕和脓液,心里的震撼和难受无以言表。

  从那天开始,“保鲜膜男孩”的报道引发全城甚至全国关注,医院、企业、爱心人士都伸出了援助之手。2014年那个夏天盛放的玫瑰花,至今还仍有余香。

  父子俩认识了很多专业的医生和爱心人士,认识了有相同经历的父母和孩子,“良陈们”相互之间鼓舞和打气。原来狭窄的路宽敞了。直到现在,有位住在澳大利亚的华人医生,隔几个月仍会托北京的朋友给良陈寄药。

  “别人帮了我们好多,帮我感谢下他们吧。”刘兆兰总提到四年来爱心人士的各种帮助。他埋头做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笑起来声音很大,爽朗得很。看着他,不禁让人想到莫泊桑小说《一生》里的那句话:“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得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得那么糟。”

  愿他们一生平安。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谢燃岸李媛莉摄影李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