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焦点

  杀人者自杀身亡其遗产是否该用来进行民事赔偿

  随后,江某家属向法院起诉,要求严某妻子杨某及其子女三人支付因江某死亡产生的各项费用共计47万余元。江某家属认为,杨某等3人作为严某家属,理应承担赔偿责任。同时在事发前,严某在吵架时就扬言要杀人,而杨某身为严某之妻,既未劝阻也未向相关部门反映、报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杨某等三人则辩称,事件的发生与自己并无因果联系,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而且在查明事件经过的前提下,作为严某的家属,他们同意在严某的遗产价值范围内承担按法律规定应当支付的费用,并且已经支付受害人家属安葬费、医疗费、棺盒费等,而上述支付款项早已超过严某的遗产价值。同时,严某早已分户独立生活,他们也未占有其遗产,要求支付赔偿款项于法无据。综上所述,他们已经将严某的遗产甚至超过遗产价值范围支付给了江某家属,不应当再支付相关费用。

  3判决

  杀人者家属在继承遗产实际范围内进行赔偿

  调查表明,严某死亡时,其遗产主要有存款1.4万元(事发后已用于支付相关费用);位于三台县某镇房屋一处(共有人4人);九头牛(事发后在村委会见证下变卖5.8万元,用于支付相关费用)。严某的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有其妻杨某、其子、其女;严某与妻子杨某、女儿登记在同一个户籍,在一起共同生活,其子已另立户成家生子。

  法院认为,公民的生命权受法律保护,侵害他人生命应当依法承担侵权责任。严某仅因邻里纠纷,就侵害他人生命,致受害人江某死亡,系严重犯罪行为,虽然因严某自杀死亡,导致不能追究其刑事责任,公安机关撤销了刑事案件,但其侵害他人生命的事实清楚,仍应承担侵权的民事赔偿责任,对受害人江某的死亡,严某应当承担全部责任,因严某已死亡,应当以其遗产进行赔偿。而杨某等三人,作为严某的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现享有和管理着严某的遗产,且未明确表示放弃继承权,视为接受继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相关规定,杨某等三人应当在继承遗产的实际价值范围内,对江某死亡产生的各项费用进行赔偿,最终确定赔偿金额合计40万余元,品迭已支付费用后为37万余元。

  关于江某侄儿的相关赔偿问题,法院已做另案处理。(杜筱 马志强 记者 邓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