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道中躺在病床上。陈道中躺在病床上。
邓明琼在90多岁的母亲陪伴下输液邓明琼在90多岁的母亲陪伴下输液

  1月11日下午,陈道中躺在病床上,妹妹不时地替换额头上的湿毛巾、用冰水放置腋窝下,给连续高烧的他降温。上午9点45分,妻子邓明琼打来电话,询问陈道中还在发烧没,陈道中说,自己生气,(对妻子)态度不好,把电话挂了。

  1月6日晚上,已经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住院了近2个月的陈道中得知,妻子突然回了乐山老家,感觉有些不对劲的他让家人查看,妻子不仅开走了车,带走了“有13万元存款”的银行卡,还回家拿走了房产证等文件,甚至带走了衣物。从那天起,邓明琼再也没有出现在医院,急需付钱买药的陈道中一提到钱和房产证,邓明琼便会挂断电话。

  妻子邓明琼则回应,自己并没有跑,更没有消失,只是照顾陈道中劳累过度,生病了,回到犍为老家治疗休养,等自己好转一些再回成都。对于“卷走财物”一说,邓明琼表示否认,自己名下的银行卡已经没有钱了。

  丈夫生气

  患癌病重,妻子突然“消失”

  1月6日,陈道中女儿陈俊来送饭,妻子说要回家一趟。下午,陈道中给她打电话没接,微信也没有回复。接近晚上7点,陈俊接到电话,邓明琼说自己回了乐山老家。

  “我爸就感觉不对,借口喊奶奶去看看家里的车脏不脏,其实是看人还在不在。”陈俊说,自己当时还觉得爸爸想多了。但第二天早上,奶奶说车不在了,家里人一查看,邓明琼的首饰衣物都不见了,房产证等一应文件也没了,而在邓明琼名下的银行卡也被带走了。“卡上还有13万。”陈道中说。当家人联系邓明琼时,对方表示,自己也生病了,已经回了老家治疗休养。

  7日,陈道中需要支付药品费用,共计3万元,陈道中让邓明琼打3万元,对方却拒绝了。“我爸是还有一张存折,有6万,但是密码他记不住了。”陈俊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父亲住院近2个月,医药费近10万元,其中医院欠费7万多,“我之前让她交,她说出院一起交,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走。”陈俊说。

  家住龙泉驿区的陈道中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13年年底,经朋友介绍与小一岁的邓明琼认识,2014年年底结婚,因为重组家庭没有办婚礼,陈道中给邓明琼购买了价值2万元以上的金饰、宝石项链、钻石戒指等作为补偿。婚后,邓明琼辞职,陈道中则一直都在做蔬菜生意,收入还不错。陈道中说,婚后,家里用旧房拆迁赔偿的20多万元买了一辆代步车,除了婚前全款购买的房子外,汽车和大部分存款,都在妻子名下。

  天有不测风云,2018年4月,陈道中确诊非霍奇金淋巴瘤、外周T细胞淋巴瘤,做了切除手术并接受化疗,后来因为感染多次入院,这次住院已经近2个月。而邓明琼的突然出走,让陈道中情绪激动,病情加重。在陈道中和陈俊提供的部分通话录音和短信沟通中,陈道中多次要求邓明琼将房产证寄回,但邓明琼都没有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