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新闻 记者钟晓璐摄影报道

  1月17日早上八点半,正值早高峰,成都华西坝地铁A口,路人行色匆匆。一身着碎花外套、手拄拐杖的老人站在寒风中,左顾右盼,仔细打量着每个过路人。

  老人名叫刁惠卿,76岁,二十多天前,她准备赶地铁去火车北站,一好心人给她买地铁票送她去乘火车。

  老人回忆,12月21日早上8点,她本来要去成都北站坐火车回合川老家,由于记错了发车时间,赶公交已来不及,不得不乘地铁前往,“从来没有乘坐过地铁,不晓得咋个办。”

  老人拄着拐杖来到了华西坝地铁口,向一中年男子求助:“大哥,我没坐过地铁,你可以跟我说一下咋子弄吗?”男子立马带着老人买票进站。

  本来准备把老人送上地铁后离开,男子估计担心老人行动不便,又跟着上了地铁。到北站后,男子一手帮老人提着行李、一手扶着老人赶路。老人回忆,男子一直安慰她:“婆婆,你不要着急,能赶上。”

  由于赶路匆忙,老人没来得及向对方道谢,只知道对方是达州人,在华阳上班,对方也不愿意留下过多信息。老人留了自己的给男子,并嘱咐务必打电话给她。

  转眼到了12月26日,老人回到成都,却一直没有等来好心男子的电话。“我煮饭、上厕所都把手机放在身边,生怕错过电话。”记者看到,老人一直紧握手机,她称自己耳朵不好,握着手机来电有震动提醒。

  老人越等越着急,儿子告诉他:“别人做了好事,怎么会主动给你打电话嘛。”老人恍然大悟,决心每天早晚高峰来到地铁口等好心人。

  “我看到他肯定一眼认得出,即便我眼睛不好没认出,但我一直穿着当天的衣服,背着当天的包包,他看到我也认得出。”与此同时,老人由于一直没接到电话,担心是手机摔到地上出了问题,于是赶快让儿子去太升路买了个新手机。

  老人称,从26日开始,每个工作日,她七点从洗面桥横街的家中出发,坐公交到这里等好心男子,等到八点半回家,下午从四点半等到六点半。

  “那个小伙子四五十岁左右,身高估计170cm,三八式发型,看上去很精干。”老人左想右想,觉得好心人估计是在酒店上班,于是又拄着拐棍去华阳的多家酒店挨个询问,找寻无果。

  地铁口一摩托车师傅看老人每天在此等候,便上前询问。师傅告诉她,可以去派出所和地铁调监控。15日早上,老人去到了派出所,但是监控只拍到一个背影,看不清楚正面。16日上午,老人又去到了华西坝地铁站和火车北站地铁警务室调取监控,由于地铁站内监控只保存两个周,老人不得不失望而归。

  多次尝试无果,老人找侄女帮忙,将信息发到了网上,希望好心男子可以看到,及时联系她。老人说:“无论如何,我总要把人找到,不管用多少办法,我只想当面好好说一声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