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9日,长途行车前,李军把车开到汽修店做保养1月9日,长途行车前,李军把车开到汽修店做保养

  18岁打工少年

  九十年代,从四川到沈阳,没有复兴号动车组,只有慢腾腾的绿皮火车。

  “巴中没有火车,要先坐汽车到广元,赶火车到北京,中途在北京转车,整整两天两夜。”初到沈阳时,李军身上只有70多元。

  可就是这70多元,也是父亲到处向亲戚借来的。

  “没有文化,没有技术,只有干体力活。”恰好赶上沈阳旧城改造的风口,他跟着老乡一起上天台,抡大锤砸楼。

  没有机械化设备,砸楼全靠人力,用大锤使劲砸碎墙体,剩下可以卖钱的钢筋,“就算在五楼顶上,也不系安全带,没那个意识。”

  而在老家村子里,几乎每年,都会传回“打工摔下楼”的噩耗,从楼上摔下去的,轻则断腿、重则没命。

  “危险?但又有啥子办法呢?不出来打工,在老家种田,一辈子穷死。”他说。

  从18岁到28岁,整整十年,李军干的,都是抡大锤的苦力活。

  “还是那句话,吃得苦。”到东北的第十一年,有了积蓄,他开始承包小的项目,慢慢做大。

  大雪封路又堵车

  回家的路,总是曲折的。

  路上的第一个上午,沿着京哈高速,从沈阳到北京六环,从早上7点走到下午2点,开了7个小时。

  1月上旬的东北、京津,没有暴雪和低温,天公作美、阳光普照,中途只在山海关稍作休整。

  从下午2点到晚上10点,8个小时,一家人沿着京昆高速,从北京走到了山西运城。

  长途开车,不仅是开车的人疲惫不已,两个女儿年纪还小,不太耐得住性子,妈妈一路都在宽慰。

  “开车时间太长,腰酸背疼,眼睛也疼。”夜间驾驶很危险,一家人在山西河津留宿一晚。

1月11日,因为大雪天气,回家必经的高速路封闭,李军一家在高速路口等待1月11日,因为大雪天气,回家必经的高速路封闭,李军一家在高速路口等待

  11日早上,山西境内一场大雪,封闭了回家必经的高速公路,一等,就到了中午。

  虽然上了高速,但从山西到陕西,走走停停,“看到了五六起车祸,下雪以后路很滑,开慢一点。”

  2400公里路程,原本要开两天,但大雪封路和长距离堵车,到家的时间被迫延后。

  11日晚,一家人在陕西汉中留宿,距离巴中老家,只剩下最后200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