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 词 解 释

  压岁钱

  民间认为分压岁钱给孩子,当恶鬼妖魔或“年”去伤害孩子时,孩子可以用这些钱贿赂它们而化凶为吉。清人吴曼云《压岁钱》的诗中云:“百十钱穿彩线长,分来再枕自收藏,商量爆竹谈箫价,添得娇儿一夜忙”。由此看来,压岁钱牵系着一颗颗童心,而孩子的压岁钱主要用来买鞭炮、玩具和糖果等节日所需的东西。

  “辛苦一年到头领到的年终奖,全部包出去还不一定够!”春节临近,90后小杨一想到回老家过年要面对一群等着新年红包的侄儿侄女,便忧虑不已。天府早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不少上班族已经开始盘算春节回老家如何发放压岁钱,已婚已育的要计算进出账;未婚、已婚未育的则要盘算只出不进的承受能力。对此,四川社会科学院社会学专家胡光伟表示,压岁钱本来是中华传统习俗,但是近年来因为红包越来越大变味了,“原本是有人情味的社会交换,最后却变成了商品交换,失去了本身的意义,不如不发。”

  案例1

  年终领了五六千元发压岁钱需发6200元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90后小杨大学毕业刚工作两三年,单身的他春节临近,已经做好了回老家南充过年的准备,“比起家人催婚,我更害怕春节发压岁钱。”在一文化传媒公司工作的他透露,“今年年终发了第13个月薪酬,也就五六千元,钱还没到手,但我已经安排得七七八八了。”

  小杨笑言,他是堂表兄妹中年龄最小的一个,“父母两边的同辈兄妹都已经结婚了,除了一个表兄和我,其他兄妹也都有了小孩,有的还有2个,自从我上班后,就把父母原来发压岁钱的担子承担了过来。”

  “一个孩子给500元,6个孩子就是需要3000元,再加上给父母一人封800元,这就是4600元,还要给奶奶和外公一人800元,这年终奖还不够算呢。”小杨摇摇头说,“这都是人情,省不了的。”也正因为如此,小杨也想早点结婚生子,“生个小孩,还可以为自己回笼点资金嘛!”他哈哈大笑说。

  小杨很羡慕一位广东同事,“她只准备了几百元钱发过年红包,还说这已经是极大的金额了。”他的同事李女士坦言,“在广东,发红包叫做过年利是,30元、50元都是图个吉利。”不仅如此,她笑称,单身的人在广东可以不用发红包,并且还可以收红包,“小额红包,就是维系感情,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