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看来,菜市场是人世间最疗愈的地方。一两块钱,买把小白菜,回去煮碗热乎乎的面,生活就这么简单,哪需要那么多贪恋;寂寞的时候,到菜市场转一圈,水果蔬菜鸡鸭鱼肉干果调料全部看遍,心里不仅不寂寞了,而且热闹得都快打拥堂了。

  就像过年前,走进菜市场之前你还在感叹“再过几天就过年了为什么没有一点气氛呢”,才走进去,就发现过年要吃的酥肉才刚出锅,腊肉香肠在阳光下发着亮,旁边还有婆婆惊喜地打着招呼:“哎呀胡大姐你也来买菜呀?”“是啊,今年孙娃子要回来,我得多准备点菜。”眼睛里耳朵里,全都是年味!

  菜市场里有网购不到的年味和人情味

  “师傅,今天买点啥子呢?”

  “美女,今天才到的圆萝卜,新鲜,泡出来脆生生的,过年肉吃多了,拿它下饭,安逸得很。”

  “张嬢嬢,买玉米哇?这个放得久,过年吃不得坏。”

  “王大爷,今天买这么多嗦,冰箱放得下不?”

  ……

  过年前的一周,家家户户都开始准备年货。买菜的人熙熙攘攘,恨不得拎回整个菜市场。

  “老板,帮我拣十斤藕,大的小的都要。”

  “老板,这个,这个,还有那个,麻烦每样称点。”

  “老板,给我称5斤排骨,要肉排哈。孙娃子要回来了,就喜欢吃我煮的排骨。”

  “老板,来20个老面馒头,等你们过年回老家,我们早饭就靠它了。”

  ……

  此刻人声鼎沸的菜市,处处充盈着祥和之气。之前的挑三拣四,今天,不存在;往日的讨价还价,今天,不存在。

  “哦呵,阿姨,没得零钱找给你了,可不可以刷支付宝?”

  “算了算了,不找了,就几角钱,给小娃儿买个糖吃。”

  “还不够称,老板,再帮我添一个小的。”

  “给你一个大的,多一两就不算钱了,年年有余。”

  “李老板,来点折耳根,春节做凉拌菜,老二从北京回来,就想吃这个。”

  “要得。全家团团圆圆哦。来来,再送你几根香菜,拌到一起好吃。”

  ……

  这,就是我2019年1月30日在菜市场的见闻。所以,每年过年前那几天,别再跟我说什么网购不网购的。网购?你网购得到这么浓的年味和人情味吗?(李莹)

  看,菜市场里,那些过年菜都闪亮登场了

  每次回乡,我最喜欢跟着母亲去逛菜市。

  腊月的菜市场与往日相比,除了弥漫着浓浓的烟火味外,每个角落都蒸腾着喜气洋洋的年味儿。不用仔细看,只是一眼望过去,就能在好多地摊上望见红彤彤的胡萝卜与胭脂萝卜。胡萝卜在我们本地又叫“红萝卜”,一旦农民种的胡萝卜亮相菜市场,那说明这年的脚步就近了。俗话说“红萝卜,蜜蜜甜,看到看到要过年”,这是两三岁的小孩都念得滚瓜烂熟的民谣。

  除了红得耀眼的胡萝卜,绿得柔嫩喜悦的豌豆尖称得上过年菜中最为高贵的蔬菜了。临近除夕,小镇上的豌豆尖总是供不应求,十元一斤的价格在川东小镇算得上是十分金贵了。尽管如此,喜欢豌豆尖的人们还是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买了下来。是呀,除夕的餐桌上,少了豌豆尖的年夜饭还配叫年夜饭吗?大年初二早晨的面条里,少了豌豆尖的话,那面条还配得上叫大年初二的面条吗?

  可以说,胡萝卜与豌豆尖算得上我们本地菜市场里最具年味也最被老百姓喜爱的的过年菜了。寒冬腊月闪亮登场的冬寒菜、芫荽与折耳根就不同了,人们对它们,爱的爱得眉开眼笑,讨厌的讨厌得咬牙切齿。不过不论是喜爱还是憎恨,它们一出现,也预示着这年真真切切地来到了。

  先说冬寒菜吧,它可是煮油豆腐的最佳搭档。我们这里过年肯定会煮油豆腐,不煮油豆腐的年怎么能说过年了呢?没有冬寒菜的油豆腐又怎么能说是油豆腐呢?所以,菜市场里,冬寒菜的价格也是起码八块钱一斤,若是去晚了,说不定十块钱都买不到。

  再说芫荽和折耳根。芫荽是按两算,身价不菲,折耳根虽然论斤卖,但价格也是一年中最贵的。不过平日里节俭的人们一到过年就放宽了手脚,想着要好好犒劳辛苦了一年的自己,所以再贵也要买回家放在餐桌上的。

  当然,菜市场的地摊上,除了胡萝卜、豌豆尖、冬寒菜、芫荽和折耳根这些最具年味儿的蔬菜,那一兜兜鼓鼓囊囊的圆白菜,那一捆捆绑得齐齐整整的青菜杆,那一堆堆挤挤挨挨凑在一起的沙罐萝卜,那些松松散散堆在地上的小白菜,那些圆圆大脸庞的花椰菜,还有榨菜、茼蒿……它们活泼地聚集在菜市场的地摊上,等待着过年回来的人们挑选。(海鸿)

  这个买一点那个买一点,一不小心就把背篼装满了

  菜市场绝对是个神奇的地方,不只卖蔬菜,还卖各种水果与干货。

  平常,水果摊上的水果和人一样,显得有些慵懒与寂寞。但到了过年前那几天,水果摊变得之热闹,脐橙、香蕉、砂糖桔、苹果枣、火龙果……挤挤挨挨地堆成了一座座小山。

  采买的人更不用说了,背篼啊、箩筐啊,甚至三轮车都齐刷刷上阵了。孙儿喜欢砂糖桔,来五斤;家里老人喜欢香蕉,来五斤;大人小孩都喜欢脐橙,来一筐。等等,好像还缺了点什么,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就在菜市场附近逛逛看,什么时候想起了又转回来买。刚一转身,就看到另一家摊位在卖甘蔗,老板正麻利地用刀削着甘蔗皮,不一会儿,一根白白胖胖的甘蔗就现了出来,看起来怪诱人的。一拍脑袋:过年了得嘛,一家人围着烤火,嘴巴总要找点事做噻,除了剥瓜子,再嚼点甘蔗多对嘛。好好好,先买一捆回去,不够再来买。

  心满意足地离开水果摊,又被卖各种调料的杂货摊吸引。除夕那天家里好多人都要回来团年,平时家里人少,调料不齐,这油盐酱醋辣椒花椒姜豆瓣香油和芡粉,该买的一并都买了。转头又看到卖老红糖的,看着那颜色,闻着那气味,确实资格,好,也买几块回去。于是买了老红糖以后,又转到卖醪糟的摊位,再买几斤醪糟吧。醪糟红糖煮鸡蛋,甜甜蜜蜜热热乎乎,过年的时候吃着舒服得很。

  但还不能这么快回家,娃儿们喜欢的干货可一样都还没见着呢。于是赶紧移步到干货摊,摊位前围着好几圈人,心下一惊,后悔自己来得太晚了。阴米做的麻糖现做现卖,来晚了就得等。以前逢年,每家每户都要自己做麻糖,现在物资丰富了,人也变懒了,麻糖不用自己做了,想吃就到街上买。因为麻糖里有太多与年有关的记忆,一到过年,家里大人小孩都嚷嚷着要吃麻糖,若是不买些回去让他们过过嘴瘾,怕是不会安生。等就等吧。等的时候也不闲着,眼光一遍遍扫过附近的干货摊,有用红糖捏的苞谷团、有晶晶亮的红苕干、有看起来炒得很沙的花生和胡豆,似乎都不错,一样买一些回家吧,过年家里来了客人,这些东西总是大受欢迎的。

  就这样这个买一点,那个买一点,一不小心,就把个背篼快装满了。(番茄三)

  买任何一样东西,

  都在想过年吃行不行

  最近咳得过于厉害,嘴巴寡淡,看今天终于出了太阳,决定到很久没去的青羊小区菜市场买点麻辣萝卜干,而且马上要过年了,顺便囤点菜。

  才走到菜市场口子上,就被迎面而来的砂糖桔晃得心里像挂了个太阳似的。再一看,旁边花摊上,仙客来开得伸手伸脚的,杜鹃花也红彤彤的,水仙也支起个脑壳笔直地立在那里,看得我恨不得马上冲过去抱一盆走。是的,这些花在我看来完全就是过年的标配,颜色鲜艳,往家里一摆,年味儿一下就出来了。

  不过一进菜市场就买两盆花,太占手了,还是先把最想买的萝卜干买了。直端端走过去——

  “大姐,买点萝卜干。”

  “买几块钱的?”

  “嗯~你卖到哪一天收摊?”

  “我腊月二十八都还要卖。”

  “哦,那先买5块钱的,过年前再来买。”

  “要得。腊月二十八再来买嘛,现买现吃,新鲜的好吃些。”

  拎起萝卜干才走了两步,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大声武气的声音:“嬢嬢,莫嫌贵,再过几天这个价格都买不到了。”回头一看,一位阿姨在买蒜薹。蒜薹,春节必备高级菜,有一年曾经卖到了48块钱一斤!

  继续往前走,阳光下,见一个婆婆正弓着背在选砂糖桔。不是说了吗,到菜市场买不来菜不要紧,跟到婆婆们买就是了。凑过去一看,确实还可以,正叫老板递个袋子过来,又来了个四十多岁的女买主。婆婆说:“看嘛,我给你带了好多买主来。”

  “是是是,你是我的财神得嘛。”老板一边笑呵呵地领着情,一边说,“你看我这个东西好好嘛,这么新鲜,还这么便宜(5块钱一斤),只能说大家都是识货的。”

  然后一边看着我们挑一边絮絮叨叨地科普:这段时间的水果,就砂糖桔最好吃,皇帝柑都不行,粗得很。你们挑那种桔红色的嘛,糖分足,随便哪个都甜得很。那种10块钱3斤的,千万莫买……

  “啊,是六月桔吗?”我插了一句嘴。

  “六月桔倒不是。现在这个时间了,八月桔都没得了,哪儿还有六月桔哟。砂糖桔倒是砂糖桔,但非常不新鲜了,吃起来都有股味道。”

  正说着,一位大爷推着车来买他的雷波脐橙:“这个放到过年不得坏嘛?”

  “不得不得,这个皮子这么厚,哪里那么容易坏哟。”

  婆婆也来凑热闹:“对的对的,那这个砂糖桔我也多买点,放到过年吃。”

  我一听,冲口而出:“还有七八天才过年,放这么久不会坏呀?”

  婆婆说:“不得不得,放冰箱里嘛。”

  我:“放冰箱里?这段时间,冰箱都拿来放肉和菜了,哪有空间放水果哦。”

  众人一听,都哈哈大笑,说:也是哈。

  提着东西继续往前走,看到花菜,也想买。但买好多呢?正犹豫,卖菜的妹妹问我:“买来好久吃嘛?”

  “过年的时候。”

  妹妹本已伸手过来把花菜都拿在手里了,听我这么一说,立马把花菜丢了回去:“你过年吃现在买来做啥子呢!我们腊月二十九都要卖菜,你到时候再来买嘛。花菜放那么久点都不好吃了。”哈哈哈,比我这个买菜的还投入。

  旁边卖土豆的大爷跟我比较熟,一见到我就说:我这个土豆买得着,过年的时候大鱼大肉吃腻了,煮点稀饭炒个土豆丝安逸得很嘛;香肠腊肉吃烦了想吃点新鲜肉,来个土豆烧排骨也好吃。土豆咋个都好吃,又放得,放到过年一点问题都没得……(叶之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