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艳 封面新闻记者 刘恪生

  2月9日晚,大年初五,第25届自贡国际恐龙灯会吸引了大批外地游客蜂拥而来。在摩肩擦踵的彩灯公园内,有一个头戴红色安全帽、身穿蓝色工作服的五旬男子,穿梭在人群和灯组间,仔细观察着灯组和游客的举动。

  这位看似平凡的“守灯人”孔晓林,已在灯会默默驻守了32年。他曾排除过多起电路故障,也提出过不少创新举措,来解决大型灯组的用电安全问题。

  每天巡视走4公里 为“瓷器灯之最”写“监控日记”

  “游客看灯美不美,我们看灯病没病。”同样是漫步灯海,孔晓林和游客不一样,他每天都守护在灯会现场,关心的是灯组健不健康、安不安全。每天要在园内走上万步,工作紧张时要步行1.5万步以上。

  孔晓林说,我们是灯会用电的“郎中”,用“望、闻、问、切”,来诊断灯组是否“发烧生病”,及时消除隐患。当晚,孔晓林带着第一年参加灯会保电的同事吴晓钰,开展用电检查,一边工作一边给小吴分享灯会保电经验。

  在以古代编钟为造型的《华夏乐章》灯组前,孔晓林和吴晓钰对一些重要接线接头进行了红外测温,并钻到编钟内部对电源箱进行了检查。这组灯采用瓷器扎灯,被称为自贡灯会历史上的“瓷器灯之最”。在孔晓林的《保电日记》本上,它因用电负荷大,受到重点监控。

  电线胶皮发热冒油 用3个工业风扇排除断线危机

  多年来,孔晓林经历了多次灯会用电的“危机”。这些幕后故事,或许是第一次向公众披露。“前几年,灯会刚开始不久,我们就发现从芙蓉亭配电室到二号湖的进出线位置,引流线因过热而导致电线胶皮开始冒油。如果处理不慎,有可能引发大面积停电。”

  孔晓林介绍,我们立即调用3台1.5KW的工业大风扇,对准引流线猛吹。因无法更换,一直持续吹到灯会结束,解除了这次停电危机。

  近年来,孔晓林提出了多项创新方法,改进灯组的用电效率和安全。6年前,孔晓林提出了交叉供电方式,由两个电源供电一个灯组,解决了过去一个开关控制一个片区灯组、易造成停电恐慌的弊病;有一次,湖内灯组进水短路起火,后来,孔晓林建议全部改为专用防水电缆;为防止游客触碰灯组发生危险,孔晓林建议加装了安全护栏,并要求所有灯组的金属构架必须可靠接地。

  连续32年驻守灯会 准备制作《灯会安全用电手册》

  这些年,孔晓林为灯会用电提出了大量建议。“去年灯会三个月期间,我们出具了20余份灯会《用电检查结果通知书》,每份最多提出和解决了10多项问题,年年如此。”

  今年,孔晓林正在谋划一件“大事”——制作《灯会安全用电手册》。“我想把32年来的灯会用电经验,全部以用电规范的形式,整理成一本手册,然后每年更新,为今后的自贡灯会建立用电标准和书面守则。”

  从1987年自贡市举行第一届国际恐龙灯会至今,每一届灯会保电孔晓林都未缺席。一个24岁的小伙子,伴随着灯会的用电工作,如今已是56岁知天命的年纪。32年来,自贡灯会没有发生一起用电安全事故,实现了32年供电零故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