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纳普尔那足球俱乐部转让问题一波三折。安纳普尔那足球俱乐部转让问题一波三折。

  搞足球,仅靠情怀还不够

  也许是不忍四川球迷的希望就此破灭,也许是想让“雄起”的呐喊声再次响彻蓉城上空,安纳普尔那称,四川省体育局、省足协通过多方努力,最终协调省内知名企业接手俱乐部。

  在距离中国足协联赛准入材料提交截止的最后3个小时,安纳普尔那工作人员才带着材料登上了前往北京的飞机。

  虽然球队在最后一刻“抢救成功”,但如此艰难曲折的过程,却在四川球迷心中留下一个大大的疑问:为什么?四川这么多大型企业,为什么就对这点家乡血脉“稳到起不开腔?”

  原因非常简单:经营足球俱乐部仅靠投资人的情怀是不够的,还需要真金白银的持续性投入。

  安纳普尔那俱乐部投资人何亚平曾透露,俱乐部平均每个赛季需投入7、8千万元。而想在中甲站稳脚跟,就需要每年投入1到2亿元,想要实现冲超的计划,每年需要投入8到12亿元。

  据了解,2017赛季成功冲超的武汉卓尔和深圳佳兆业俱乐部的年投入就接近10亿元。

  对于这样的高投入,张扬认为,“实在是太浪费。”按照张扬2015年所做的规划,球队冲甲只需3-5千万元,安纳普尔那却花了2亿元。而成本增加的主要原因,是中国足球的“虚火”太重。

  2016年,中超联赛就以24亿元转会投入,成为当年冬季转会期最能“烧钱”的联赛。这样的“金元足球”风潮,导致一个国家队足球运动员的年薪动辄几百万元、上千万元,外援更是以亿元为单位计。

  何亚平在过去几年为安纳普尔那引进了包括陈涛、渠成、杨子、黄佳强等名气和实力俱佳的球员,最终才取得球队全年不败冲甲的成绩。

  但对于营收能力较差的中乙球队来说,高水平人才的加盟也导致队内薪资水涨船高,增加了俱乐部的生存压力。

  网络资料显示,安纳普尔那2018赛季的场均上座人数约为4000人,票务收入不超过300万人民币,这与一个赛季7、8千万元的投入相比显得杯水车薪。

  同时,俱乐部的准入门槛还有不断提高的趋势,这也让部分投资人打起了退堂鼓。

  以中乙联赛为例,2019赛季的保证金从过去的50万元提高到了150万元。而足协提高保证金标准,也是因为多家俱乐部出现欠薪情况。根据相关规定,俱乐部所上缴的保证金,可被强制用于支付拖欠的薪水等,从而更好地保障球员和球队工作人员的利益。

  成本飞涨,盈利水平却没有明显提升,导致俱乐部资金链断裂。安纳普尔那不是一个个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