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的四川球迷。痴心的四川球迷。

  寻找足球的“钱途”

  1月14日,大连超越俱乐部宣布大连超越足球队解散,新赛季不会参加中乙联赛。

  2月17日,中乙球队内蒙古草上飞发布“求救信息”称,因足协将中乙联赛的保证金数额由50万上提到了150万,俱乐部资金紧张,希望外界帮助球队渡过资金难关。

  此前,延边富德被曝欠税2.4亿元无力偿还,前中超球队辽足欠薪达8个月之久……

  谈论足球,“赚钱”是一个绕不开的命题。中国许多球队,尤其是低级别联赛球队的当务之急,是在“寒冬”中“活下去”。而怎么“活下去”?张扬表示,首先就是要减少不规范操作。

  “‘金元足球’的风潮,让许多本应用来发展足球的资金流向了‘掮客’手中。”张扬表示,有的投资人实际上不那么懂足球,引援时对球员身价的概念比较模糊,球员掮客们因此虚报高价,抬高市价。当这种行为成为普遍现象后,会很大程度上打击投资人的热情,徒增经营成本,不利于中国足球的健康发展。减少这些不规范操作,是首要任务。

  国际上足球俱乐部的盈利来源,主要有广告收入、转播收益、门票收入、球迷产品销售收入几大部分。

  这部分收入的高低,直接与球队实力和赛事影响力挂钩。此前,赛事IP还处在萌芽期的中乙联赛并没有配套的转播商。近年来虽有少数转播商入场,但转播质量不尽人意,俱乐部能够得到的转播分成也不高。

  另一方面,国内俱乐部普遍造血能力弱,球员多是从其他地方引进,而非自己培养的青年球员,导致俱乐部无法通过出售球员来获取利润,这与足球发达国家的联赛发展路径大相径庭。

  至于球迷产品的开发,国内俱乐部更是寥寥。由于缺少球员IP,国内俱乐部球迷产品的商业价值,比起“一件C罗球衣卖1000万元”,显得微乎其微。

  对标国际经验,张扬认为切实可行的路径是,俱乐部一方面提高球队竞技水平,打出更加精彩好看的比赛,创作好球队故事,擦亮比赛IP。

  另一方面,加强青训体系建设,挖掘、培养潜力新星,打造优秀球员IP。通过比赛IP和球员IP,拉动广告赞助和门票、球迷产品收入,整体提升赛事转播收益。

  除了以上这些盈利方式,还应该增加投资足球的“场外”收益。张扬说:“一支球队踢出了成绩,成为一张城市名片,能够对当地起到很好的宣传作用。政府则对俱乐部投资人进行政策鼓励,如产业减税等,用这样的方式支持投资人持续投资足球。这在国外是非常普遍的做法。”

  对投资人来讲,投资足球不仅能扩大知名度,吸收粉丝,更能丰富旗下产业的文化内涵,同时享受部分优惠政策,他们自然愿意持续为俱乐部“输血”。

  探索中国足球可持续发展的盈利模式绝非朝夕之功。当前低级别赛事球队的“群体退潮”,不是唱衰中国足球的依据,而是中国足球泡沫破裂,回归理性的表现。

  根据最新消息,四川安纳普尔那目前被大观控股集团接手,但股权转让等事宜还存在不确定因素。

  从泥土中生长出的足球梦,又因现实因素几度飘摇,四川安纳普尔那的故事,也是中国足球的“流浪”故事。

  但好消息是,中国足球依然在路上,依旧在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