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俗变

  酒席规模小了,菜“够吃就行”

  如今的涂场村,周边村民都很羡慕,“他们那现在搞得好。”

  赵纯良说,他2007年担任村主任时,村上的集体经济还是负债,如今村上搞了养蛙、养虾、养猪的基地。两年前村上搞公路户户通,总共花了230多万元,除了群众出资一小部分,以及村上成功人士的几十万元捐款,其他大部分的钱,都是集体经济的资金。

  涂场村是泸县第一个实现水泥路户户通的村子。村道建好后,还在主要干道安装了太阳能路灯,而道路两边的绿化树,是村民各家各户捐的6000多棵树苗栽培而来的,树苗种类很多,都是从自家地里挖来的。

  村民钟发珺告诉记者,这些年村里变化很大,她家也在村上的支持下,发展了肉兔养殖产业。对于禁止大操大办的村规,她自觉遵守。去年她家嫁女儿,男方女方一起办酒席,两方亲友,也才摆20多桌,规模小多了。“一桌以前20多个菜,现在一般就10个菜,够吃就行。”

  规矩明

  办酒席需申报,违规要上黑榜

  如果有村民不执行村规民约,村上会采用红黑榜的办法通告。赵纯良告诉记者,村民在办酒席前,要提前申报。若不申报的,名字就会出现在黑榜上,对其通告批评。还有的村民虽然申报了,但大操大办,也要对其进行通告批评。反之,则上红榜。但目前在涂场村,还没有出现违规村民。

  泸县民政局副局长曾燕认为,通过一事一议,对于村民认可的抑制大操大办的村规民约,大家都应该遵守。所以,对违反村规民约的村民,村(居)民委员会在村务公开栏上进行通报批评,并无不妥。

  负担减

  红白事办理费用减少70%以上

  据了解,2018年,泸县全县“人情客往”支出费用减少40%,红白事办理费用减少70%,涂场村的数据高于这个平均数。村民邱宗伟说,他现在一年赶礼的钱,要少支出上万元。就玄滩镇而言,全镇酒席数量明显减少,酒席规模明显缩小,该镇涂场村、玄丰村、龙凤村一年累计举办酒席99次。

  在赵纯良看来,禁止大操大办除了遏制浪费,更重要的是改变了村风民风,如今的涂场村,村民做事更务实,关系更融洽,“这才是该有的新风。”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