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建宁抱着父亲大哭袁建宁抱着父亲大哭

  追忆|

  幺儿被拐时 他们在城里找了一周

  看着幺儿袁建宁带着儿媳和孙女回来,袁乃碌夫妇激动得老泪纵横,本以为难圆的梦,也终于在有生之年圆了。

  “被拐的时候才几岁,没想到现在都已经成家立业了。”拉着儿子的手,袁乃碌夫妇的心里也满是自责。

  1980年的春天,袁乃碌夫妇5岁的儿子袁建宁和邻居小朋友一起放风筝时被人拐走。事发后,夫妻俩第一时间跑到辖区派出所报了警,与此同时,家人和亲戚朋友也四处帮忙寻找,敲锣打鼓的找了整整一周,却毫无音讯。公安机关虽然也立案调查,但因为种种条件限制,案件进展十分缓慢。

  “当时我们还贴了寻人启事,说只要把我们的幺儿还回来,我们就给一个月的工资。”袁乃碌回忆说,幺儿的被拐,是这些年来家里最大的痛。

  “幺弟和我的感情最深,很听我话,对我也很顺从。”看着回来的幺弟,大姐袁凤琴边笑边抹眼泪。

  “他和小时候一样,大脸,大眼睛。”袁凤琴说,这些年来,家里一直都不完美,特别是腊月十九袁建宁过生日这天,这下幺弟回来了,家也算真真正正的圆了。

  归路|

  寻家人他6次采集血样入库 多次回四川寻亲

  “回家了,感觉真好。”看着父母姐姐哥哥,袁建宁也满是感慨。

  “从我记事起,我就知道我是被拐卖的,特别是每次我出门,左邻右舍说我是被养父母多少多少钱买来的时候,心里最难受。”袁建宁说,等到成年后,特别是为人父母后,他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也越来越强烈,并最终付诸行动。

  “养父母告诉我,我是从四川买来的,因此,这些年,我跑过成都、绵阳、德阳一带,围着找。”袁建宁说,有几次还有媒体帮忙,但效果都不太明显。“我也在很多地方打过工,打工的时候,我特别喜欢接触四川、重庆的工友,喜欢和他们聊天,说我也是四川的,被拐的,希望从他们那得到一些消息。”

  宝贝回家网站活动开展以后,袁建宁更是经常查看关于1975年出生、1980年被拐的信息,并希望网站能够帮忙。

  “后来,听说可以采集信息入库比对,我在镇、县、市等多级公安部门采集了6次信息,希望通过信息,能够找到父母。”袁建宁说。

  圆满|

  DNA血样比对成功 用孝心孝顺几方父母

  为了团圆的梦,两边都在努力着。2018年,一则横山4岁男孩被拐34年后成功寻亲的信息在网上传播。大姐袁凤琴看到信息后,带着父母到公安机关采集了DNA血样。不久,比对就出现结果:袁乃碌夫妇的信息与正在寻亲的袁建宁信息基本吻合,双方疑是父子关系。

  “随后,我们便通知了袁建宁将自己的DNA血样抽样邮寄回遂宁,然后我们再交由遂宁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进行进一步检验,最终,确定双方就是父子关系。”市公安局安居区分局刑警大队基础中队中队长夏先知说,检验结果出来后,他们立即通知了双方,于是,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每个孩子,都有一个家庭,打拐寻亲,关系着千家万户的团圆,我们也将持续开展打拐行动,依靠科技手段,全力让每个被拐家庭都能够团圆。”市公安局安居区分局副局长何江也希望有类似情况的市民能够主动到公安机关留存生物样本,以促进公安机关的打拐工作顺利开展。

  “现在,我虽然能力有限,但我会努力,全心全意的孝敬我的亲生父母、养父养母及岳父岳母。”采访快结束时,袁建宁也表示,几方父母的恩情,他们都记在心里,绝不敢忘。(刘川江 全媒体记者 贺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