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重重

  1个小时手术历经3次险情

  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放射科的阅片室内,看着CT照片上的异物影,徐幼知道,这个娃娃九死一生。手术室内,麻醉师和助手们正等着她的一声令下。

  娃娃躺在手术台上,如鱼在岸。这个挣扎的小生命,正告诉注视着他的医生们,他还小,生命才刚刚开始,他不甘死亡。

  “如果这个娃娃死在手术台上,你接不接受?如果成为植物人或者无法取出异物推回ICU,你接不接受?”手术的风险,徐幼必须告诉家长。这个艰难的决定,没有家长敢轻易做出,“不接受。”

  但如果没有病人或家属给的信任、理解、支持,医生也难有冒险的勇气。“你要相信,我们只会把他往生的方向拉,这需要我们来共同面对死神。”徐幼再次和家长沟通。看着娃娃难受了这么久,越来越严重,家长终于下定决心,立刻做手术。

  当晚约11点半过,一声令下传达到手术室内待命的医生们,徐幼操起手术刀上阵。

  因为气管粘膜严重充血肿胀,且食道扩张压迫气管,导致取出异物的内外环境都异常恶劣。手术钳置入娃娃的气管内,但由于异物较大,钳子无法轻易夹住异物,第一次,只向外移动了一点点便脱落。此时,麻醉师发出警报:“心率下降至20次/分,血氧饱和度降至7%。”徐幼只好取出手术钳,暂停手术,让麻醉师创造第二次机会,重新插上气管,调整娃娃的生命体征。

  “就像打仗一样,第一次冲锋失败,就有第二次冲锋。”徐幼说。

  第二次,又移动了一点点,麻醉师的警报又来了,上一轮的动作被重复了一遍,但医生们没有泄气。第三次,异物好不容易被拉到了声门口,麻醉师却再次发出警报:“主任,不能再取了,孩子危险了……” 此时,徐幼的后背冒出冷汗:“一个娃娃反复出现这种状况就很危险,我也差点放弃不做了,想把孩子推回重症监护室再等机会。”

  不过徐幼又想,异物堵在气管里,娃娃也很危险,于是下定决心再做最后一次。 第四次,手术钳稳稳地夹住异物,通过了必经最为狭窄的声门——误入患儿气管两周的异物终于取出来了,娃娃也获得了重生。无影灯的照耀下,医生们看见了钳子上的异物——半颗花生米,长宽只有6.72mm、3.73mm。但通常孩子们使用的气道插管也只有3.5mm。“好大的异物啊,差点要了孩子的命……”

  医生提醒:

  务必认真对待每一张检查单

  一天过去,ICU内娃娃的情况已经趋于稳定,他的婆婆留在医院里守候。

  这位老人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大概两周前,娃娃吃花生米呛了一下,吐出半颗,却没想到另外半颗留在了气管里。为什么拿着体检单却离开了医院?老人也很后悔,说家里人没见过世面也不懂,想等娃娃睡一觉再检查。另外以为娃娃得的病是肺炎,于是带着去了另一家医院输液。

  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医师徐幼提醒市民:请照顾好孩子,不要发生异物误吸。如果不幸发生,到医院务必认真对待医生开出的每一张检查单,充分尊重医嘱,配合医疗,别让你的孩子在危险之中再添危险。

  徐幼告诉记者,一次手术只能救一个孩子,但一本书、一次讲座、一个案例的传播,可以让千千万万的孩子受益。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王拓 摄影记者 陶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