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医师徐幼在分析病情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医师徐幼在分析病情

  深夜,远处居民楼的灯光一盏盏熄灭,医院也没了白天匆匆的行人,唯有手术室灯火通明。此刻,稚嫩又急促的喉喘鸣,在忙碌的值班医生们耳边回荡。

  “如果这个娃娃死在手术台上,你接不接受?”

  手术室外,一切凝固。家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里含着泪水,话语哽咽。这个艰难的决定,谁也无法轻易做出。

  手术室内,1岁患儿躺在手术台上,奄奄一息。他将全身还不够发达的肌肉几乎全员调动起来,努力呼吸、用力呼吸。以往如此自然的动作,此刻变得无比艰难而费力。

  患儿的敌人,仅仅是卡在气管里那半颗指尖大的花生米。

  夜班电话

  没做检查的那个娃娃回来了

  3月13日晚上10点多,忙碌了一天的徐幼医生正在家里的电脑前熬夜做资料,案头摆放着几天后世界睡眠日的活动方案。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半夜班医院打电话,偏偏这时候,电话打破了深夜安宁。

  “徐主任,来了个气管异物,有15天多了,现在喉喘鸣很重。”

  “为什么现在才来?”

  “上周就来过。”

  “当时为什么没收!?”

  “我喊家长做CT,结果他们拿着检查单就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原来,急诊科来了个呼吸困难的娃娃。医生赶紧问询和检查,发现异物误吸入气管长达两周,异物位于气管隆突处,将左右支气管开口阻塞,且食道扩张压迫气管,气管粘膜严重充血肿胀,加之异物巨大,增加了手术的难度和风险。年轻的值班医生知道病情的危险,不敢贸然动刀。

  多年积累的医学知识,此刻泛上徐幼的心头。以往如此自然运转的呼吸,在这个1岁患儿身上正变得无比艰难。他一定在汇集精力,调动着全身还不够发达的肌肉,努力呼吸、用力呼吸。如果呼吸困难加重,氧分子无法抵达血液循环,脑细胞会在焦急地等待中枯萎凋零,接着全身细胞开始无氧酵解,成为植物人或者直至生命消耗殆尽。

  稚嫩又急促的喉喘鸣,在医院通道里回荡,病情在继续加重。

  “必须尽快把异物取出,娃娃才会安全。”病情就是命令,徐幼强打起精神,连夜赶往医院:“马上通知麻醉科、手术室接病人,我现在就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