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方泽 本报记者 唐万贵

  表兄弟阿备、阿于两人打算由成都经甘洛、北京、天津跨省运输贩卖毒品,却不料在位于国道245线与省道217线交汇处的毒品查缉卡点被甘洛县公安局禁毒缉毒大队截获。该案缴获冰毒3001.7克,刷新了凉山州盲查单案缴获冰毒纪录。

  近日,凉山州中级法院对该案进行了公开审理,阿备、阿于两人构成运输毒品罪,被分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及无期徒刑。

  1 表兄弟南下运毒

  2017年春天的一个下午,位于越西县清溪沟村1组东面一隅,伫立着一幢竹木掩映的土木结构房子。此时,24岁的青年男子阿于正坐在堂屋的板凳上,等着表弟的到来。

  表弟名叫阿备结合,19岁,家住清溪沟村2组,刚从天津打工回来探亲。当天下午4时,阿备来到阿于家,谈起自己在天津打工的情况。阿备称,自己在天津一家酒店帮着送酒,酒店管吃管住,每月除了基本工资,酒店还会根据营利情况给员工发奖金,“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路去天津?”看到阿备穿着时髦,阿于心里十分羡慕,便答应随阿备去天津打工。

  几天后,阿于跟着阿备到了天津。阿备带着阿于来到一个被查封的酒店面前,垂头丧气地说:“倒霉了,老板出事了,我之前就在这家酒店打工,现在干不成了。”

  接下来,阿备与阿于各忙各的。阿于在车站当苦力,帮过往旅客搬运货物、行李,挣点辛苦钱。阿备行踪神秘,说是在外找工作,但出手大方,隔三差五地招待阿于吃饭、喝酒、吸毒。

  2017年5月8日晚上8点多,阿备打电话对阿于说:“我带你去挣钱,到成都运毒,你愿不愿意去?”阿于知道运毒是刀口添血的营生,弄不好脑袋会落地的,便有些犹豫,没有明确表态。阿备接着说:“我今天上午在天津双港李双路,遇见一个平时叫表哥的男子,表哥让我帮他从成都带毒到天津,事后给我报酬,还叫我再找一个帮手,帮手一次1万元的工钱。”阿于抵挡不住一次1万元工钱的诱惑,点头同意了。

  5月9日早上,阿备通过微信叫阿于把身份证号码发给他,说是订机票。中午时分,表哥给阿备、阿于购买了机票,并拿了4000元的路费给阿备。晚上10时许,阿备、阿于从天津飞往成都。

  5月11日中午12时许,阿备接了个电话,对阿于说:“跟我走。”两人打车到了成都五块石客运汽车站,过了一个小时,一个瘦高男子提着一个黑色袋子向两人走来。在相距20多米远的地方,男子停住脚步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看到阿于脖子上有纹身,阿备衣服上有玫瑰花图案,便比了个“V”形手势,嘴巴里喊道:“狗不理,过来,过来。”阿备听到喊声,带着阿于向瘦高男子走过去。

  三人接上头,瘦高男子说:“东西交给你们俩了,我走了。”阿备给阿于递了一个眼色,说:“把东西拿着。”阿于把袋子接过来拿在手上,瘦高男子递给阿备一包海洛因零包后转身离开。

  随后,阿备、阿于打车去成都石羊场汽车站。在车站外,两人登上此前联系好的商务车,坐在最后一排,出发前往甘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