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梢问题线索,发现“阴阳合同”

  “这是为了支付胡其雄(已于2017年去世)和他母亲李大华安置在我老家房屋中的租房租金。”胡文龙解释后,当场向巡察组出具了一份双方签订的租房合同,以及李大华在他家居住的照片。

  据胡文龙介绍,邻居胡其雄的房屋在2012年的“9.10”暴雨中倒塌,因其本人没有能力重建,经伏河乡党委政府协调,胡文龙将自己的老宅租借给胡其雄,直至胡其雄及其母亲李大华去世为止,约定租金为1.1万元,由伏河乡政府以灾后重建资金支付。

  胡其雄的租房费用既然由乡政府出资解决,那怎么会从胡文标的重建资金里解决?面对这个问题,胡文龙始终语焉不详解释不清楚。再看胡文龙提供的合同,崭新的纸张显得有些不正常,巡察组随即将这一问题线索移交给了射洪县纪委监委。

  弄虚作假“躲猫猫”,欲盖弥彰闹笑话

  收到巡察组移送的问题线索,射洪县纪委决定对胡文龙立案调查。调查组找到了租房合同的执笔人——伏河乡胡桥村原村主任胡道清。胡道清说,2013年5月,胡文龙和胡其雄在村两委干部的见证下,签订了租房三方协议,约定一次性支付租金1.1万元,租房费用由村两委帮胡其雄申请重建补助资金来支付。

  “今年,胡文龙说原来那份合同遗失了,让胡道清补写了一份,并对其中两处作了修改。”胡道清介绍,两处修改的地方分别是把租赁人由原来胡其雄一人改成了胡其雄及其母亲李大华;把租金支付方式由胡其雄自行支付,改成了由财政直接拨付。

  果不其然,这是一份“阴阳合同”!弄清缘由,调查人员不禁哑然失笑:这是欲盖弥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