瞒天过海“踩红线”,对抗巡察自讨苦

  在基本掌握了事情真相后,调查组再次找到胡文龙。

  “请你再如实解释一下,这份租房合同为什么会做那两处修改?胡其雄是否真的租了你的房子?胡其雄究竟向你支付租金了没有?”

  在调查组一连串追问下,胡文龙自知无法自圆其说,不得不交代了事情原由。原来,2013年7月,受补助人胡文标领到了第一批补助资金5000元钱,但其并不清楚自己应该享受补助的总金额。

  同年十月,第二批补助资金发放时,胡文龙利用担任伏河乡民政办主任兼财政所出纳的职务便利,将胡文标第二批重建资金1.1万元打入了妻子张红霞的账户,其后取出用于家庭日常开支。

  2018年3月,巡察组入驻伏河乡后,为防止冒领事件败露,胡文龙重新开具了租房合同,并找人代签了胡其雄的名字,妄图瞒天过海。2018年7月,在射洪县启动“一卡通”专项治理后,胡文龙主动将虚报冒领的1.1万元上交到伏河乡纪委,但未对编造合同欺骗组织的行为作如实说明。

  “我不应该弄虚作假,将收取租房租金与冒领重建资金混为一谈,我愧对组织对我多年的培养。”在如实交代完问题后,胡文龙羞愧地低下了头。

  2019年3月5日,射洪县纪委给予胡文龙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1.1万元;射洪县监委给予胡文龙政务撤职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