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竹海环抱寿山湖。 杨建 摄长宁竹海环抱寿山湖。 杨建 摄

  专家建议

  “靠山吃山”如何“吃得”更好?古镇游如何在新与旧之间找到最佳结合点?近日,四川日报课题组推出“四川县域文旅产业发展调查系列报道”,从媒体视角探寻县域文旅产业发展的困惑和收获、经验与启示,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针对调查中发现的一些现象和问题,专家对四川县域文旅产业发展给出了建议。

  话题一 乡村旅游如何适应新时代?看“照相指数”还要重新定位资源

  刘思敏:祖国大好河山很多,美丽乡村也很多,但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并不多,属于古徽州的婺源就是兼具观光与度假价值的美丽乡村之一。徽州古民居和自然山水相结合,每个季节都有独特的风景韵味,游客很愿意拍照并分享。我把这个叫作“照相指数”。一个村落,未见得就是个景点,也不一定收取门票,但游客去了,就是想拍照发布。这样的村落,很容易脱颖而出。

  绝大多数乡村很难有这种资源和特色,应该怎么做?我认为就是要让“嘴巴舒服”“身体舒服”“心里舒服”——也就是深入挖掘周边大城市客源市场的需求,发挥乡村的休闲价值,实现休闲目的。这种乡村旅游要具备三个条件,一是距离客源近,二是有空气和水质上的优势,三是有好的民宿、酒店、原生态特色餐饮。

  杨振之:我们对旅游资源需要重新定位和评价,不能像过去一样,认为有自然人文资源的地方才叫景区。判断一个地方是否具备开发潜力和价值,不再依赖传统资源要素,生态环境、交通区位等要素都非常重要。

  “农家乐”时代已经完成培育市场的使命,乡村旅游正在升级。我们要结合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结合田园综合体和特色小镇建设,将乡村旅游升级为乡村度假区。如今进入高铁时代,我们有个1.5小时旅游圈概念,不是所有地方都适合乡村旅游,要围绕城市近郊才能成为目的地,而且要有自身的特色产业、与周边景区有联动性,才能发展起来。

  何莽:乡村旅游的问题,就是需要“文旅融合”来解决的问题。乡村的硬件设施和接待规模相对有限,必须通过乡村特色来体现竞争优势。如通过“一村一品”寻找好项目、做出好内容。好的特色内容,就需要挖掘文化内涵,做出可识别的特色文化“符号”。成都崇州市道明竹艺村将竹子作为特色符号,深入挖掘竹编文化,就很有特色。

  此外,旅游业在绝大多数区县不是核心支柱产业,不足以支撑起“旅游+”,所以选择“+旅游”是一个有效途径。在四川来看,“兴文模式”就很好。兴文将“僰文化”和“苗文化”结合,打造“僰苗文化”,并且通过“+旅游”,从规划层面开始,在交通、城建、农业等相关板块的专项规划中融入全域旅游要求,同时配备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