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发掘发现,大石墓是邛人的家族公共墓地。邛人不分男女老幼、富贵贫贱,死亡后均埋葬于家族建造的同一个大石墓中。考古发掘的大石墓中,每墓入葬不同时期去世的10余人至100余人的骨头不等。

  多年的考古发掘及研究结果显示,单耳罐、双耳罐、无耳罐等是大石墓出土的典型器物。在耳上附加横向泥条、“S”形纹的风格为本地区独有,大量出现的叶脉纹、附加泥条纹等纹饰均独具本地特色。

  专家表示,我国商周至东汉时期,石结构墓葬曾盛极一时,但大石墓所具有的墓葬规模大、建造墓室石块巨大、集中分布在安宁河流域、器物风格独特等特点,使其区别于我国其他地区发现的石结构墓,如西南地区的石棺葬、东北地区的大石棚墓,具有文化面貌的特殊性。

  大石墓文化并不是一个孤立的存在。大石墓出土的带耳器尽管有自己的特点,但总体面貌明显受到甘青地区齐家文化、寺洼文化等影响,铜刀、铜铃以及铜扣饰、玛瑙珠等装饰品则可追溯到北方草原文化。大石墓文化与川西青铜文化、滇西北及滇文化之间也有明显联系。

  大石墓所在的安宁河流域西北接大渡河、青衣江流域,南临青铜文化发达的滇西地区。专家研究认为,从远古开始,这一地区便是横断山脉民族走廊的关键地段。在这一走廊中,西北、西南众多民族的先民们频繁南北迁徙,民族之间文化相互碰撞、交流、融合,大石墓文化面貌的多样性充分印证了民族走廊的这一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