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心灵重塑

  废墟间的奔跑

  有改变人生的力量

  最开始,让学生记录震中感受,是为了更好地引导和帮助他们。可是,渐渐地,雷琼发现,这样一份记录,却草灰蛇线般,埋下了所有人在之后做出人生选择,以及所形成价值观的缘由。

  有位个性温和的女生,选择成为一所中学英语老师,想将自己在少年时代所受到的关怀温暖,传递给她的学生。这些学生中,有还在继续学业的,有正在军营中锻造的,也有回到都江堰,成为公务员、老师、创业者、医生、义工的。有为生计奔波,也有为理想坚持。

  如果要说地震对他们的影响,“更能吃苦,也更感恩。”雷琼思考片刻,回答道。

  和雷琼有着相似感受的,还有她的同事杨峰,这位体育老师,一直和学生亲近着。

  “他们那一批,每个人都走得近,每年回来看我好几次。”11年前,学生宋林加入杨峰所带的体育特长生训练队,与十几个师兄弟一起,在震后的板房学校,跑过高三学年。

  杨峰用“最吃得苦的一届”总结宋林和师兄弟,那是震后狼藉中,少年身上显露的坚毅与珍重。

  “地震过后,学校的房子不能住,板房搭满了操场,”宋林说,体训队的跑步训练,只能沿着校外的乡间马路,或绕着没了围墙后不成方圆的学校,每两周一次的成绩测试,也得到外面借高校的场地。

  在越艰难越向上的相互影响中,体训成绩有了,师生间的袍泽之谊也有了。

  2009年高考,宋林拿到都江堰全市第三的体育成绩,在选择学校的时候,他想到自己的老师,选择了师范专业。似乎,废墟间的奔跑,有改变人生方向的力量。“这段经历,让内心强大很多,而当初体训队的人,现在都做着和运动有关的工作。”

  事实上,对比吃苦,学生的心理引导,一直是雷琼和同事特别注意的。重建家园,从塑造心灵开始。不给学生特殊化的待遇,并让他们对于所获得的关心充满感恩,“就是表面上,要和以前一样,当成普通孩子对待。”在雷琼看来,“关心最好是在细微处。”

  C 军营情结

  “迷彩”身影 在心中播下种子

  2009年,即将高考的罗宏和王强,报考军校,但都在体检一关被刷。

  “当时我们全班都特别希望他们能通过。”同班的杨森记得,地震后,大家都好像有了军营情结,特别是班里的男生,考军校,进部队,成为他们的目标。

  那是地震后,那些带来希望的“迷彩”身影,在他们心中播下的种子。

  事实上,他所在的聚源高中,自从地震后,便与部队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2008年,由中央军委统一部署、原成都军区全额出资新建学校,第77集团军某陆航旅与学校结对共建。作为全军正式启动的第一个灾区学校援建项目,这也是军队援建“5·12”汶川地震灾区8所学校中规模最大、投资最多的一所。

  随后,原成都军区多次向学校捐款,设立奖学金、国防后备人才奖励基金。

  加入了“军营”的血液,这所学校有着太多不同。

  成为军人 回报曾经的关爱

  在罗宏的记忆中,2009年9月1日,新校区开校后,他们被扔到军营去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军训。此后,学校的起床铃是和军营一样的号角声,课间操,也不是做广播体操,而是练军体拳。

  2016级的杜金坤记得学校的军体拳和起床号角,在大学里,他总觉得心中缺少点什么,直到2017年的九寨沟地震,那张“最伟大逆行的背影”照片点燃了心底的星星之火,幼小种子一夜发芽。随后,他报名参军,从机动师到工兵防化支队,从工兵防化支队再到反恐特战,一步一步走过,他觉得终于心里不空了。

  军医大在读的罗媛元,在大学见到了更广阔的天空,一位守岛10多年的军医让她震撼,未来,她是一名医生,也是一名军人。

  一路国防生毕业的田正刚,已如愿进入部队任职。学医的张杰,深造前,也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都江堰特勤疗养中心工作过。

  有人成为军人,更多人在用自己的方式回报年少时所受到的关爱。他们关心这个世界,每当有天灾,都会想着尽力去做点什么,捐钱捐物、联系帮助、做义工志愿者……

  少年时代经历着地震的孩子已经长大,学校却是永远年轻的。

  初夏的阳光正好,下课铃响,安静的校园瞬间热闹起来。每栋教学楼里,学生鱼贯而出,有活跃的男生,几步就窜过楼梯,冲进食堂。

  中午饭点儿,这是最欢腾的时候。

  夹在整齐划一的蓝白校服中,还有三五成群的迷彩服少年,不过,大家都习以为常。

  青春正好,做军人,做自己,都是理想。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杜江茜李媛莉李强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