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鸽 四川法治报全媒体记者 罗孝伟

  妻子婚外情生子,与丈夫一道同情夫签订子女抚养、补偿协议。情夫拒绝支付费用,妻子以合同纠纷起诉情夫,并将丈夫列为第三人,主张情夫向丈夫支付补偿款、向儿子支付抚养费,被法院驳回起诉。

  儿子非亲生 原是妻子婚内出轨

  2012年2月,张某与佟某登记结婚。婚后,夫妻二人前往外地务工,其间,张某认识了男同事王某。

  2014年,张某与王某发生婚外情,并生育一子佟某某。

  2017年8月左右,佟某偶然发现妻子张某与王某相互发送暧昧短信,遂对儿子佟某某是否系亲生产生了怀疑。再三逼问下,张某和王某承认发生了不正当性关系的事实。

  2017年8月,佟某委托广东某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进行了DNA亲子鉴定,鉴定结果排除了佟某某与佟某存在生物学亲子关系。儿子非亲生。于是,张某和佟某多次找到王某协商,要求其给付儿子的抚养费,但未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