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师态度

  两者并不矛盾

  小朋友语言学习能力可以兼顾

  “普通话,是汉语的标准语,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规定:“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2000年10月31日颁布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确定普通话为国家通用语言。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幼儿园教师透露,平时都是用普通话与学生们交流,但偶尔会教小朋友四川童谣,“最常见的就是《胖娃胖嘟嘟》的童谣:‘胖娃胖嘟嘟,骑马上成都,成都又好耍,胖娃骑白马。’有些小朋友也会跟大家分享自己家里人教的四川童谣。”在这位老师看来,学习四川话还是普通话,本身就不是矛盾的事,“小朋友的语言学习能力完全可以兼顾两种语言,家长不用担心。”

  在成都天立幼儿执行园长张晓雅看来,应该辩证地看问题。“普通话是全国通用语言,在一些公共场合使用会更正式。四川话也是四川文化的象征,在一些私人亲密场合使用四川话,会显得非常融洽。”

  张园长透露,在幼儿园里,老师与学生们说话交流都是用普通话,“但同时,我们也会教小朋友们一些四川童谣。如果这些四川童谣用普通话来念,会失去一些韵味。在朗诵四川童谣的过程中,小朋友就可以领略到四川文化的底蕴。”

  “在学校里,小朋友们都是说四川话,但走出学校,还是有不少小朋友是说四川话的。据我们了解,家庭氛围说四川话的,占比还要高一些。这样小朋友在学校自然而然就会普通话,在家庭氛围下,自热而然也就说四川话了。”

  对于家长的顾虑,张园长希望家长们放宽心,“小朋友的语言学习能力,是可以兼顾多种语言的。在我们园里,有爸爸是外国人,妈妈是中国人的,小朋友对于两种语言都可以听懂,运用也很强。”

  对于川普口音,张园长也表示,可以在学校学习中慢慢纠正,她更加倡导小朋友们在公共场合用普通话,在私人亲密场合用四川话。

  调查显示

  超五成高校大学生听不懂成都话

  方言更能体现本地文化特色

  西南民族大学教师杜谦也面临这样的问题。杜谦家的小朋友3岁了,“我家小孩儿现在也不太会说成都话,可能是大环境所致,家里老人都是默认教普通话,所有人见着小孩儿都默认用普通话。”

  杜谦还有一重身份,是成都高校开设方言课程的倡导先行者之一。“不需要进行太多的专业调研就可以发现(至少在我身边几乎所有80后一代成都人的身上证明了),方言与普通话是完全可以和谐并存的。生活中使用成都话交际,工作、学习和正式场合使用标准普通话,这根本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2016年,西南民族大学教师杜谦、刘英策发表论文《成都地区高校开设方言课程的思考》,其中调查的数据显示:“在成都,55%的同学基本听不懂成都话,61%的同学认为成都地区的方言使用率比家乡更高。同时调查显示,76%的同学对成都话有着强烈的学习兴趣。”在杜谦看来,方言有其独特的优势:它更能体现本地文化特色,感情的表达更细腻更丰富,而且不那么受限于文化程度的差异。

  “我本身是高校一线思政辅导员,新生入校的适应性问题一直都是我们很关注的点。成都作为一个方言强势区,听不懂本地方言,会加重学生的不适感。同时调研中我们也发现,很多学生都对成都这座城市都抱着强烈的兴趣和热爱,学生主观上也希望更了解成都的文化。所以我就结合专业进行了一些理论上的探索。”杜谦透露,“根据我的了解,成都地区目前还没有专门的方言学习课程或培训机构。而各个中小学、幼儿园,也基本都要求普通话交流,因此很多小孩儿也不太会说成都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