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点 探 索

  多城市开设地方方言课:

  成都方言选修课预计9月开课

  去年7月份,西南民族大学申报成立了“融蓉”工作室,旨在帮助学生(尤其是新生)更好地适应在成都的大学生活。就此,杜谦开设了关于成都方言与文化的讲座,算是成都话进课堂的第一次尝试,“讲座持续了近3个小时,就成都的历史沿革、成都方言的特点、成都文化的特征进行了一定程度介绍。据参加的一百多名学生反馈,大多数认为有意义、有必要,还希望多多开展,这让我更有了信心。”

  今年年初,杜谦向学校正式申报开设《成都方言与文化》选修课程,计划一学期时间授课17次,“以应用语言学、对外汉语教学相关理论为依托,对成都方言进行系统性地教学,并结合成都文化的介绍,帮助学生尽可能地掌握成都话,进行简单交际。如无意外,今年9月就会正式开课。”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在上海、宁波、无锡、厦门、南京、杭州等地都曾开设地方方言课程。在杭州清河实验学校,杭州方言是必修课程。

  在国家教育部官网上,《2012年中国语言生活状况发布稿》写明:早在2012年,全国和部分地方两会的一些代表提出议案,把“方言进课堂”作为方言保护的一项措施。东南沿海地区一些城市开始在幼儿园、小学、中学、职业技术学校等设立方言课程试点。

  方言可利用现代技术手段研究开发

  部分四川方言已被收录进普通话

  其实,四川话和普通话并非完全无关。正如《四川方言词典》在前言中说的:“我们编写这部词典的目的,一是想帮助四川人学习普通话词汇,二是帮助外地人、外国人了解四川话词汇。”

  有的四川方言已经被收录进普通话,例如“打牙祭”、“龙门阵”;有的四川方言与普通话词形相同,但意义或用法上有差别,例如“四川话的‘马’另有‘强迫欺压’和‘面部表情严肃、沉下脸来’的意义。”《四川方言词典》中解释。

  2010年,河南南阳师范学院文学院教师王文格在论文《高校方言教学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中表示,“一方面方言本身就是一种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另一方面,方言是地方性知识的载体,是一个地方民俗、习惯、文化、传统的积淀,承载着人们对地方的认同意识,是乡土文化传承的主要手段。”

  “对于本地的娃娃来说,方言不应该被专门‘学习’,而应该是”习得“。就是说在生活中自然而然得到这样的能力。普通话才应该是‘学习’,在小学的课堂上学习标准普通话。”杜谦认为。

  在国家教育部官网上,《2012年中国语言生活状况发布稿》中明确:“《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明确指出,‘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以普通话和规范汉字为基本的教育教学用语用字。’方言是客观存在的,有其自身的产生发展规律和使用价值,并将在一定领域和特定地区内长期存在。要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发挥主导作用的前提下,依法处理好方言的学习使用问题,使其按照法律的要求发挥其长处,保障社会语言生活的和谐健康。对方言、特别是一些濒危的方言,还应利用现代技术手段等进行调查、整理、研究和开发应用。”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颜雪

  图片来自受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