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天

  两人在同一银行各贷款1000万元

  蒲某介绍,在2014年,自己在春桦诊所上班搞理疗,老板罗某找到自己,说老公文某的公司需要找人贷款,只借用自己的名字,贷款他们还,“当时问了他们贷多少,他们说几百万”。

  因为在打工期间,老板罗某很照顾自己,蒲某答应了。在2月28日放款时,蒲某称自己接连收到两条300万元的放贷信息,过了几天,又收到了400万元的放贷,总共1000万元。

  根据蒲某提供的单据显示,就在当天,自己的银行卡交给了文某手下工作人员,这1000万元先后3次通过宣汉县农村信用社(现改名为宣汉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宣汉农商行”)转出给中国银行达州国际新城分理处一位唐某某的账户上。

  蒲某表示,这笔钱最后到了什么地方,自己就不清楚了。之后,文某的达州洪昌实业有限公司给蒲某开了收据1000万元,其中包括保证金和担保金。记者看到,文某还写了一份《证明》,内容说明蒲某“只是贷款的名义借款人”。蒲某称,后续由文某还这笔钱,他一直没管。

  2018年,这笔钱到了3年的还款期限,蒲某却突然被宣汉农商行起诉到宣汉县人民法院还钱,除了970余万本金,另外还有450余万利息。

  同样遭遇的还有渠县的刘某。

  刘某向记者介绍,自己和蒲某的老板罗某是初中同学,也是罗某向自己提出帮忙她贷款1000万元周转资金。根据刘某提供的凭证,显示也是在2014年2月28日贷款1000万元,放贷银行也是宣汉农商行西北网点。同样是老板还不上,刘某也背债1450余万元。

  蒲某和刘某表示,两人都不想为这家公司背“锅”,但是家里拿不出任何钱来还这笔巨债。蒲某因为这事情还和妻子离婚,只能靠手艺活挣生活费,刘则介绍自己还是贫困户家庭。

  老板消失

  原来因为涉嫌诈骗被抓

  2019年5月20日,蒲某拿到宣汉县人民法院打官司时的相关证据,他的银行卡流水显示,放款后有8次还款记录,总共还款29.3万元,最后一笔款项的截止日期是2017那年1月,都是通过文某的银行卡还的。但之后就再无还款信息。

  老板去哪儿了?原来在蒲某贷款之后一年,老板罗某和丈夫文某就因为涉嫌诈骗被抓,现在还在看守所里。

  达川区公安分局证实,文某两夫妇在2015年,因为另外一起涉嫌欺诈的案子被警方抓获,随后法院宣判,但是文某两夫妇不服,再次上诉,如今两人还在看守所。

  记者在裁判文书网上看到,文某是4家公司法人代表,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2015年3月13日被达州市公安局达川区分局刑事拘留,2015年4月1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达州市看守所。而罗某则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现羁押于达州市看守所。

  文某旗下的投资公司是因涉嫌集资欺诈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达川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的,包括文某夫妇在内共有1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