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小梅(化名)只要出门,就会将一个挎包放在胸前,里面装着一瓶网购的催泪喷射器。

  “害怕被人报复。”小梅是四川南充某高校大四学生。前几天,她在网上举报了自己的驾校教练苟甲(化名),称在练车期间,自己遭遇了苟甲的“咸猪手”。此外,小梅还公布了一段苟甲公然约她去开房的录音。

  小梅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据她所知,身边的很多女学员都遭遇过苟甲的“咸猪手”,但大家考虑到要练车,便一直忍气吞声。6月9日,记者从警方获悉,警方目前已就小梅等人反映的情况介入调查。此外,当事驾校也已就此事介入调查。

  6月9日,小梅向记者回忆称,5月26日下午6点左右,自己和几个学员练车结束后,教练苟甲让自己留下,等会陪其(小梅)闺蜜练习灯光。小梅说,当晚7点左右,苟甲开车送自己和闺蜜回家,因自己学校和闺蜜的住处不在同一方向,教练中途便让闺蜜下车自己回去,然后单独送自己回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