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冬梅 封面新闻  记者 陈静

  “三嫂,如果有人问你邮政银行卡上的那2.4万块钱,就说是别人在你那拍婚纱照付的预付款”,在刘峡家中,刘峡和其妻子、侄女婿商量后对前来“做客”的亲戚说道,随后又用其妻子、堂哥的手机给和他有不正当经济来往的服务管理对象姚某、刘某等8人一一打电话做“安抚”“统一口径”,“如果有人问你我们的关系,就说我们是很正常的工作来往,与我个人没有不正当经济来往。。。。。。”

  这是四川广元昭化省粮食储备库原主任刘峡在组织对其谈话函询期间,为“保险起见”在家商量“对策”的一幕。

为何上演商量“对策”的戏码?事情还得从2018年5月说起。为何上演商量“对策”的戏码?事情还得从2018年5月说起。

  2018年5月的一天中午,一封群众匿名举报信被送到四川省广元市昭化区纪委监委,信中反映刘峡有套取资金、受贿等违纪违法行为;与此同时,该区委巡察办在巡察中发现区粮食系统存在套取资金的问题线索。

  先后收到的匿名举报和巡察线索都指向同一个方向,引起了区纪委监委的高度重视,在充分研判后,立即成立审查调查组开展核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