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警方应将保姆绳之以法

  重庆警方:保姆投案自首时已过刑法追诉时效,不予立案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

  个人认为,刑法关于追诉时效的规定有必要适当调整

  经成都商报-红星新闻报道后,重庆“保姆偷子案”再获关注。

  多名网友表示,警方应将何小平绳之以法……

  相关规定

  1979年版《刑法》关于追诉时效的规定是这样的——

  5年 10年 15年 20年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查阅相关法律法规了解到,如犯罪行为发生在1997年前,适用1979年版《刑法》,其中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拐卖人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其中有关于追诉时效的规定:最高刑不满5年的,追诉时效是5年;刑期5年以上不满10年的,追诉时效是10年;刑期10年以上的,追诉时效是15年;无期徒刑和死刑的,追诉时效是20年。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王春

  新闻速览

  保姆偷走男婴抚养长大

  27年后首度回应:和孩子生母就当走亲戚

  55岁的朱晓娟头发已花白,她说,1992年至今,两份结果截然不同的亲子鉴定埋葬了她27年的大好年华。1992年6月10日,朱晓娟一岁的幼子被保姆何小平偷走。1996年初,朱晓娟收到河南省高院寄送的鉴定文书,经鉴定,一被拐儿童“盼盼”与朱晓娟夫妇“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

  2018年,保姆何小平突然出现,向媒体称其曾从重庆解放碑一户人家中抱走一名男婴,取名刘金心,如今受一档寻亲节目感召,欲将孩子送回。经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鉴定,朱晓娟与刘金心“符合双亲遗传关系”,而朱晓娟抚养了20多年的盼盼和她并无亲权关系。随后,她将河南省高院告上法庭,索赔295万元,其中经济损失195万元,精神损失100万元,“对方只认可精神损失,说给我10万元,没谈妥”。

  今年6月10日,时隔何小平拐走刘金心已27年。电话中,何小平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她与刘金心的关系还算融洽,“他挺孝顺,和亲生儿子一样”。何小平说,去年她曾给朱晓娟道歉,“她要追究我的刑事责任就追究,不追究也就算了。毕竟我们两个人一个儿子,就当走亲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