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重车压梁”的涪江大桥添“盔甲”

  流域名片

  涪江,发源于阿坝州松潘县与绵阳市平武县之间的岷山主峰雪宝顶。高山雪水与沿途支流汇合,横穿绵阳、遂宁,至重庆合川区汇入嘉陵江。由于集水区位于上游的龙门山脉西侧暴雨区,每年主汛期涪江全线防汛压力极大。

  涪江防汛压力,来自于沿线城镇、交通设施密布。涪江防汛的底气,则来自于其上游的控制性骨干水利工程武都水库。这座大型水库,不仅是“第二个都江堰”武引灌区的主水源,也是整个涪江流域防汛的最大依靠。

  □本报记者罗之飏

  备战实招

  6月12日10时许,宝成铁路涪江大桥,一辆班列正在通行,靠近岸边的桥墩上,粉刷一新的水文标志清晰可见。桥下,涪江水正缓缓流过。

  看似平静的水面,在汛期却凶猛异常。去年7月11日,百年一遇的特大洪峰袭击涪江,铁路部门紧急实施“重车压梁”——调集两列超45节编组的重载货物列车跨上宝成铁路涪江大桥,并联系上游武都水库拦蓄洪水以削减洪峰冲击。最终,成功保住宝成铁路“大动脉”。

  今年涪江备汛如何,涪江大桥等重要节点将如何应战?逆流而上,记者边看边访。

  涪江大桥:穿“新鞋”添“盔甲”,32个加固装置抗冲击

  12日上午,宝成铁路涪江大桥桥头下,绵阳工务段绵阳桥路车间主任林朝金正在组织工人清理场地,不久后,这里将举行汛期安全演练。

  几天前,已经“66岁”大桥的上行线桥梁刚添上“盔甲”——铁路部门给条石桥墩裹上一层厚厚的混凝土。添了“盔甲”的大桥上行线桥梁和建于1995年的下行线桥梁外观几无差别,很难看出岁月冲刷的痕迹。

  大桥本身也穿上“新鞋”——铁路部门在大桥的基坑外浇筑了一层钢筋混凝土围护,再用钢筋和原桥墩连接,“相当于穿了一双新鞋,让它‘站得更牢’。”林朝金告诉记者,1953年修建大桥时,受技术和时代所限,上行线桥墩基坑采用木桩+混凝土结构,能够承受的冲击力有限。而经过本次加固,大桥承受力变得更强。

  桥梁为竖向承重建筑,最怕洪水带来的水平推力。12日上午,林朝金带记者钻进桥面和桥墩连接处,展示涪江大桥由废弃铁轨制作成的应对水平推力的装置——防落梁加固装置。该装置呈三角形,顶角由缓冲木块和桥梁体相连,其余两角均埋入桥墩内部,装置面向涪江上游受力。这样的装置,大桥上下线两座桥梁一共安装了8组32个。

  绵阳桥路车间副主任张文超说,根据专家测算,在安装了装置后,大桥已能抵抗百年一遇特大洪水的冲击。同时,还能保证桥梁梁体在被冲击损毁等危急情况下,大桥不会被“连根拔起”。

  武都水库:按最大洪峰模拟演练,主汛前腾出近半库容

  武都水库地处江油市境内,系截断涪江建成,也是涪江流域唯一的控制性骨干水利工程。去年7月,正是武都水库的拦蓄,将涪江特大洪峰流量削减一半,下游的宝成铁路涪江大桥、绵阳市和遂宁市主城区才得以保全。

  换言之,涪江防汛,武都水库首当其冲。“只要你们发出紧急信号,我们会立即调减涪江出库流量。”12日下午,武都水库管理中心负责人正与来访的遂宁市防汛工作人员协商联动防汛。管理中心监控室电子屏幕上,水库蓄水量、水库上游来水量和出库水量、下游各城市江段流量尽收眼底。

  对于去年过境的特大洪峰,管理中心主任助理邓香铭记忆深刻,但他说,面对即将到来的主汛期,武都水库工作人员充满信心。

  信心来源之一,是前不久的实战模拟演练。这场演练中,涪江洪峰流量最大达到8580立方米/秒,水库和下游均安然无恙。而8580立方米/秒,也是近年来涪江干流的最大洪峰流量。

  更大的信心来自于入汛以来不断下降的水位。水位的下降,意味着水库腾出了可用于拦蓄洪水的库容。至6月12日,水位已经比汛期运行上限水位645米低5米。主汛期到来前,水位还将再降5米。

  下调水位的指令,来自于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作为涪江流域的控制性骨干水利工程,武都水库的防汛库容调度权限归属省防指。“这样的待遇,全省也没几个。”武都水库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按照省防指要求,在主汛到来时,武都水库将会腾出一半的库容。届时,水库的防汛库容将超过2.8亿立方米。根据水文资料研判,这足以应对涪江流域百年一遇的洪峰。

  备汛故事

  爷爷修铁路 孙子保铁路

  从爷爷修建宝成铁路开始算起,绵阳工务段绵阳桥路车间综合维修工区工长徐剑锋已经是“铁三代”了。每个工作日上午,他都会带领班组成员巡线,养护铁路和桥梁。

  去年,涪江特大洪峰来袭时,徐剑锋正在成都照顾住院的家人。但洪峰一来,他又回到了岗位上。由于忙工作,自己的车子被大水“泡了汤”。

  “有啥舍不得的,路坏了才舍不得。”在徐剑锋眼里,宿舍窗外的宝成铁路才是最宝贵的财产。那里有爷爷洒下的汗水,有父亲养护时付出的心血,有自己度过的19年青春。

  记者离开时,头戴草帽的徐剑锋又迈步巡查在铁路线上。他说,今天风平浪静,不代表明天相安无事。

  记者手记

  像绣花一样备汛

  不久前,宝成铁路涪江大桥水文标志增加黑白水位线,也细化了水位刻度——从以前的以分米为基本计量单位到以厘米为基本计量单位。不仅如此,大桥中间还涂装了专门给列车司机看的水文标志,即便在岸边很远也能看清。

  大桥管理部门说,水位变化一厘米,大桥承压就会产生巨大变化。这对于需要“保养”的“爷爷辈”大桥来说,都是无法忽视的破坏力。

  精细化备汛案例还有很多。在武都水库,与去年特大洪峰“交手”后,管理部门把调度变量依据——上游来水量增减幅度,由400立方米/秒缩减到200立方米/秒。调度会更随机应变、贴近实际。

  事关成百上千万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备汛必须像绣花一样仔细精密。这个夏天涪江或许没有洪水,但认真不会白白浪费。所有细节,都会在关键时刻发挥出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