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成都6月24日电(记者吴光于 康锦谦 袁波)距宜宾长宁县6.0级地震发生仅过去5天,6月22日夜,珙县一场5.4级的地震让人们再次从睡梦中惊醒。

  灾情就是命令。坚守在长宁县的新华社记者连夜奔向震中,与此同时,另一队记者在成都迅速集结。23日凌晨4点半,记者刚一达到珙县,就感受到一阵猛烈的“震动模式”,在车内和衣而睡等待天明。

  23日早上8时左右,一场4.6级的余震再次来袭,记者立即向震中珙泉镇鱼池村进发。

  废墟边,看到悲伤,更有勇气

  珙泉镇鱼池村五组是22日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一个村民小组,大部分房屋损毁严重,记者抵达时,受损房屋周边已拉上了警戒线。

  一对久久坐在路边的夫妇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任凭人来车往,他们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家摇摇欲坠的两层小楼,身影格外孤独。

  妻子陈顺利说,家里的房子建于2008年。当时,夫妻俩举债十多万元才建起来,直到去年才还清贷款。“一场地震把一家人十多年来的心血都毁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说着说着,她无法抑制悲伤,掩面痛哭起来。

  她和丈夫、女儿都在杭州萧山的一家宾馆打工,平日里只有75岁的公公独守这座小楼。一家人工资每个月加起来不足8000元,多年来省吃俭用,就是为了早点还清债务。

  6月17日长宁地震,鱼池村震感强烈,包括她家在内的村中许多房屋受损,可公公死活不肯从屋里搬出来。“我要是走了,谁帮你们守住这一辈子的血汗?”电话里,无论夫妻俩怎么劝说,老人都不听。最终,是陈顺利的嫂嫂冒着余震把老人强行拉出了房屋。

  6月19日,陈顺利和丈夫终于赶回了鱼池村,连日来的余震将房子震得越发残破,而他们却无能为力。

  萧山的工友们得知陈顺利一家的情况,提出为他们捐款。可是这个要强的女人坚决不要。“我要用自己的双手重建,我要靠自己再给女儿建一座房!”

  虽然家里还有没有抢救出来的财产,虽然猪圈摇摇欲坠,三头猪已好几日没有喂食,但陈顺利说,她和丈夫明天就要返回萧山。“日子再苦再难也要继续过下去,工作还得踏踏实实地干,只要人还在,比什么都强。”她流着泪,语气无比坚定。

  长宁县做瓷砖生意的易元芳夫妇也因地震损失惨重——4个门市、6个仓库受损,损失达100多万元。

  “别人问我心痛不痛,咋个不心痛嘛?光心痛有啥子用啊?只要人在,一切都还有机会。”这个精明强干的女人对未来已经有了打算。“先把目前最困难的阶段过了,以后找亲戚朋友借点钱,再找银行贷点款,相信有政府支持,我肯定能东山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