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新闻记者 李庆 王越欣 摄影报道

  “故人送我东来时,手栽荔子待我归。”位于三苏祠快雨亭旁的东坡丹荔,因与苏东坡结缘,曾有人出价1000元,求购一颗,被三苏祠婉拒。

  然而,本月中旬即将成熟的东坡丹荔,最近一周却连遭“大盗”偷吃。数只松鼠,沿着苏东坡的老房子,爬上荔枝树,大快朵颐。祠内的工作人员拿它们毫无办法。

  这样下去,饱含东坡乡愁的丹荔,可能要全部被松鼠们吃光了。三苏祠急求治鼠妙招:不动粗不动武,谁能友好地把这些松鼠劝退?

眼见着急眼见着急

  千元一颗的荔枝快熟了 三苏祠的松鼠也吃胖了

  7月3日一大早,三苏祠保卫部工作人员刘家祥径直来到快雨亭,这座小屋建于咸丰三年(1853年),悬山式屋顶,座西向东,背面有迴廊。1855年,四川学政何绍基亭外出查考,在此屋避雨,并为其篆书题匾名为“快雨亭”。

  刘家祥的目光望着房顶,不一会儿,就有了发现。“看,来了。”顺着刘家祥的目光望去,一只松鼠正沿着房顶,来到了东坡丹荔的枝头所在。松鼠跳到荔枝树上,采下一颗荔枝,坐在树上悠闲地啃了起来。

  发现有人,松鼠扔下荔枝,沿着来路跑了。刘家祥一脸无奈望着松鼠远去,他来到荔枝树下,发现不少荔枝核。“一天少说要吃二十多颗,都快吃了一周了,树上的果子被吃了好多。”

  刘家祥说,松鼠一般在上午8点左右和下午6点之后到访。“刚好是我们下班的时候,有时只有一只,有时还有四五只。”

  7月2日下午,三苏祠工作人员就在松鼠必经之路上,布置了五个笼子,以苹果为诱饵,意图诱捕。“但一只都没抓到。可能松鼠还是更喜欢吃荔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