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

  ◎将成渝两市的“拔河效应”变为“抱团效应”,使成渝城市群的“哑铃式结构”变为“橄榄形结构”

  ◎构建一体化利益共享机制,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是合力共建成渝世界级城市群的关键

  ◎要在发展国际会展业上下更大功夫,不断提升国际化水平,这对地处内陆的成渝城市群来讲至关重要

  记者:向世界级城市群迈进,成渝城市群应该从哪些方面发力?

  李后强:首先要实现思维突破。把成渝城市群建设成为世界级城市群,既不能为既有的经验所束缚,更不能为传统的思维所局限。如何将成渝两市的“拔河效应”变为“抱团效应”,如何使成渝城市群的“哑铃式结构”变为“橄榄形结构”?关键在于能不能打破“盆地意识”,敢于对标和借鉴其他世界级城市群的发展经验,享用全球人才、科技和资金,合力共建成渝城市群。

  其次要实现机制突破。建设世界级城市群,须借鉴长三角、京津冀等城市群合作协调机制,加快构建区域一体化的体制机制。要积极设立成渝城市群协调机构,召开主要领导联席会议;建立健全成渝城市群腹地横向协调机制,设立由市县为成员的轮值联席会议制度。要积极构建成渝城市群在城镇、交通、能源、产业等领域的合作机制,实现统一规划、共订标准、共建共享;提升城市群公共服务一体化水平,推动城际间医疗、教育、社会保障无缝衔接与标准互认等。

  要实现利益突破。构建一体化利益共享机制,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是合力共建成渝世界级城市群的关键。要构建高效协同、利益一致的城市群产业体系,引导成都、重庆“双子星”差异化布局主导产业,周边城市应主动寻求与“双核”城市分工协作和错位发展的发展机会,形成城市间产业合理分布和上下游联动的产业集群或一体化产业链。要探索成立成渝城市群投资基金,各城市按照经济体量投资,引导城市组团招商,共同投资,制定基金投资项目和招商项目的经济及税收分成办法。要建立跨城市的生态补偿机制,推进长江、嘉陵江流域生态环境和大气污染物联防联治。

  还要实现保障突破。建设成渝世界级城市群,离不开强有力、非常规的保障措施。要保障成渝主轴带建设,积极争取国家加大对成渝主轴带的产业、交通、能源、水利等重大投资项目支持力度,在主轴带上依托川南和渝西城市群,建立“川渝新区”,将其打造成为成渝城市群的“第三极核”。要保障成渝城市群规划引领,按照区域一体化理念,土地利用、产业布局、城市建设和生态保护“四规合一”思路,编制出台“成渝城市群空间布局规划”。要保障成渝城市群要素支撑,发行成渝城市群建设政府专项债券,允许高层次人才在成渝城市群自由流动和落户,探索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指标和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指标在成渝城市群交易。

  赵有声:珠三角城市群与成渝城市群有诸多相似之处,同样是拥有区域内空间范围和人口约束明显、近距离双核城市等因素,但却没有双核困境。为什么?主要有四点值得借鉴:一是产业合理分工,二是规模明确分层,三是体系发育成熟,四是具有上层调控。据此,成渝之间一定要解决产业重叠的纠缠与偏狭,扬长避短,认真完善分工设计;各城市根据自身禀赋与优势明确规模分层,实现错位错层发展,使大小各层次的城市都得到良好发育,完善城市群的体系建构;并建议中央设立跨省型城市群的国家级宏观调控机构,有效约束恶性竞争。

  建议强化城市轴带和网络的发展。着力培育涪陵、万州、绵阳、南充、宜宾、遂宁、达州、泸州等100万人口大城市;发展永川荣昌大足、内江自贡、德阳什邡广汉等“组合型特大城市”;在成渝之间建设强大的核心轴带,把双核城市从隔离的两点,变成真正的“哑铃结构”,再与绵成乐山平原城市带和尚待发展的沿江城市带一起,构成H形城市带架构,并通过城市带,编织城市群的“网状结构”,完成城市群的健康成长。

  建议双核城市要进一步扩容增能,使“优势更优”,形成更强大的国家中心城市辐射带动功能。重庆市主城区需要进一步扩容聚能,可以从抗战时期陪都经济的“江津合川长寿金三角”建设中得到启发,将城市发育良好的江津、合川、长寿和璧山等城市连绵区纳入主城,进一步提升主城能级,实现主城人口规模超过1000万,实现超大城市的一体化发展目标。

  袁持平:提几点具体建议。一是在推动城市群发展的同时要更加注重都市圈的形成,加快形成多核心、分工明确的城市群结构,合理配置资源,优化空间布局,形成规模经济,产生1+1>2的增量效益,最终实现城市群的综合效益最大化。二是在国际化上下功夫,其他世界级城市群都很重视国际会展业,建议成渝城市群有特殊比较优势的城市,要在举办国际会议,发展国际会展业上有更大突破,不断提升国际化水平,这对于地处内陆的成渝城市群来讲至关重要。三是政府在推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同时,要更加注重非核心城市营商环境的对标提升,促进生产要素在区域间自由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