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车”

  风险太高 司机毅然“转型”

  很难分辨这些揽客的车是网约车还是“黑车”。商师傅介绍,现在越来越多的车挂靠到公司,开始跑这条线路。39岁的商师傅以前跑了三四年“黑车”,去年卖了车,专门代驾易智客运汽车。

  商师傅认为,跑“黑车”可能收入会高点,毕竟运营成本要低一些。但他看到网约车加入到这条线路以后,便毅然“转型”,他觉得这样更“保险”。他说跑“黑车”风险太高,随时担心运管等部门查处,发生意外没有保险赔偿……

  7月2日下午,在隆昌北站汽车站旁,“黑车”司机刘某一脚急刹停在记者面前,打开驾驶室车门,热情地喊,“快点,快点,只差一个了。”刘某自称“只是开着耍的”,所以没想挂靠公司,他也不是经常跑泸州这条线,主要是跑高铁站到隆昌城区。他算了一笔账,跑隆昌城区比跑泸州划算,主要是往返不愁客源。前往泸州的路上,果然有隆昌城区的乘客跟他约车,他马上打电话把生意介绍给了同样“跑车”的朋友。他说最近运管查得严,“逮着就扣车、罚款10000元。”他又打电话给约车的乘客,让他们走一段,在“安全一点”的地方再上他朋友的车。

  多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泸州到隆昌北站之间这条线上有不少的“黑车”,并有一个较大的微信群,用于信息交流。一名网约车驾驶员称,“起码100多辆。”但商师傅认为这个数据不可靠,“很难统计,也是不稳定的。”他说,随着越来越多的网约车公司拿到经营许可,挂靠公司的车辆也越来越多,很多“黑车”司机有了转型的机会。

  “当然,要看大家怎么想,跑黑车的也确实还有。”商师傅的话,从泸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刚刚公布的“打非”情况得到了佐证。截至6月30日,泸州今年共查获非法经营车辆1027辆,其中包括“非法专线车”61辆。

  □ 隆昌城北客运中心

  只有发往泸州的窗口在售票

  王斌做过调研,每天通过不同方式前往隆昌搭乘火车的泸州人,大概有1500人以上。一名业内人士表示,这条客运线路,从突然兴起,到发展至今,经历了“乱象丛生”到相对有序的历程。但很快,这一切又都将结束。川南城际铁路内自泸段正在加紧建设,2020年底,这条铁路一旦通车,泸州人去隆昌坐火车的需求也就没有了,随之消失的,还有这条路上的客运业态。

  隆昌北站的隆昌城北客运中心,每天有15个班次的客运汽车发往泸州,而这座宽敞整洁的汽车站,只有发往泸州的窗口在售票。 车站工作人员介绍,15个班次,10班走高速直达泸州,车票28元一张,另有5个班次要走部分老路,方便泸县及附近乡镇旅客,车票24元一张。近期以来,车站车票销售稳定在八九千元,换算下来,每天大概有300多人乘坐客运汽车。

  7月2日下午2点过,有一趟昆明出发的火车到站,原本空旷的售票厅一下子排起了长队。而几个揽客的小车司机,也在售票大厅的门口张望徘徊,并伺机询问旅客要不要“坐小车,马上走”,这一趟,隆昌城北客运中心卖出88张票。有几名旅客没有买到汽车票,又去了公交站坐车到隆昌城区,再由隆昌城区坐车去往泸州。

  售票员曾传娇介绍,车站2016年开始投入运营,主要是为了方便泸州旅客搭乘高铁,所以目前没有开设其他班线。为了方便旅客,客运站还专门配有电动摆渡车,旅客从出站口直接乘车到售票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