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昌长安菜市场售卖的各种菌类西昌长安菜市场售卖的各种菌类

  他们天没亮就进山,最远要走一个多小时 他们捡菌不为自家食用,而是为了上市销售……

  每年的这个时节,数以万计的捡菌人倾巢出动,他们的主要目标只有一个:

  鸡枞

  我国食用鸡枞有着悠久的历史。《本草纲目》《通雅》等古籍也都有记载。鸡枞有许多不同叫法,《七修类稿》称鸡宗,《五杂俎》称鸡踪,《滇南新语》称鸡枞……此外,民间还有伞把菇、白蚁菇等众多俗称。鸡枞的吃法很多,可以单料为菜,还能与蔬菜、肉类搭配。无论炒、炸、腌、煎、拌、烩、烤、焖,清蒸或做汤,其滋味都很鲜,还可以用菜籽油将鸡枞炸干,做成鸡枞油,用坛子装着可存着吃一年半载,无论吃面条或做蘸水,放一点,奇香无比。

  最近,在四川凉山的很多山村,数以万计的村民倾巢出动,只为一种山珍美味——野生菌。夏雨过后,各色各样的野生菌开始噌噌噌地冒出了头。常见的有见手青、杂菌,运气好的话,甚至还有松茸。但这群捡菌人的主要目标却放在了鸡枞身上。

  今年6月底以来,凉山地区出产的鸡枞,在西昌的市场上最高卖到了200多元一斤。 如今,捡来的野生菌,已经从以前的自家食用,走向了市场销售,交通带来的便利更是让鸡枞等野菌山珍运往全国各地,形成一条产业链,这些捡菌人也被称为职业捡菌人。

  捡菌

  职业捡菌人严明毅说,他捡鸡枞卖已经10多年,每年大约两个月,多则收入1万多元,少则八九千元,“今年已经卖了6000多元了。”这段时间,凉山的很多村庄都掀起了捡鸡枞的热潮,数以万计的人上山捡菌。

  闻香而动

  全村男女老少上山捡鸡枞

  7月16日凌晨4点,天还没亮,西昌市磨盘山乡铁匠村的村民严明毅早早起床,准备进山捡菌子。他打着电筒走出家门,提着篮子、背上背篼,走在湿漉漉的山路上,“最近一段时间雨水多,正是捡菌子的好时候。”

  丰富的野生菌资源产生了一门新的职业——捡菌人,严明毅就是其中之一。“现在村里捡野生菌的人特别多,每天至少上百人,男女老少都在捡,场面十分火爆。”因此,严明毅每天很早就出发,希望能比别人多捡一点。采菌的地点可近可远,但要采到好菌,就得走远路,“最远的地方要走一个多小时。”

  树林里弥漫着水雾,给人凉飕飕的感觉,严明毅打着电筒行走,像找寻丢失的绣花针一样,不时还会遇到其他的捡菌人。走过一座座山头,一直到天空泛白、太阳东升,严明毅的主要目标是找鸡枞菌,价格比其他杂菌高几倍甚至十几倍。严明毅说,鸡枞多生于白蚁巢之上,其实鸡枞出土是有规律的,同一个鸡枞窝穴,每年都会在相近时间内拱土生出,有经验的人找鸡枞,都不会满山乱跑,“有鸡枞的地方会有一种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