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线追踪 表哥浮出水面

  案发后,武胜县公安局党委高度重视,赓即安排分管刑侦的副局长牵头成立专案组,要求迅速侦破案件。

  为尽快确定死者身份、死亡原因,寻找案件突破口,专案组迅速对工作进行了安排:由技术民警对尸体进行法检,找出死因;由案侦民警拿着尸体照片进行走访摸排,确定死者身份。“当时条件有限,公路上几乎没什么监控,一切信息都靠民警走访获得。”时任武胜县公安局副局长的余海州介绍,办案民警就以案发地为中心,在十公里范围内展开走访,尤其把沿兴路沿线、万隆、华封两镇及嘉陵江大桥收费站作为重点,全力搜寻破案线索。

  1999年1月28日,走访民警传来消息,有群众称死者父母是县邮电局职工。同时,万隆镇一摩的司机说在头日下午送死者回了沿口镇的家。获取线索后,案侦民警立即前往邮电局查证,并核实了死者身份。死者叫小刚(化名),父母是县邮电局职工。摩的司机反映,当日送死者回家后,因没钱付费,死者让他在邮电局等了一会儿,其间,他见过两男子和一辆北泉客车,而两男子当时正在寻找死者。

  1999年的武胜街头汽车还非常少,北泉客车更是屈指可数。案侦民警立马前往嘉陵江大桥收费站进行排查,最终获知了那辆北泉客车的通行时间及车牌号码。1月29日,专案民警依据车牌找到了北泉车主王某某。王某某称,1月26日下午收车(下班)后,段某某与蒋某找他借用了客车,借车事由具体不了解。为弄清死者与段某某、蒋某及北泉车之间的联系,案侦民警火速赶到沿口镇查找段某某与蒋某,但此时,段某某与蒋某却无端离开了武胜。

  后民警查实,段某某是死者小刚的亲表哥,案发时正因债务与死者闹得不可开交。而死者小刚是系一社会人员,生前多次带人到段某某家逼债。摩的司机所说的两个人正是段某某、蒋某两人。

  逼债要钱、案前借车、蹊跷离家……经过仔细分析研判,专案民警判断段某某、蒋某有重大作案嫌疑。随后的尸检显示,小刚死于窒息,且身体有中毒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