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2014年的一天,派出所辅警熊政贵带上相机、手机再次悄悄潜入二人的住处采集照片,躲在公路边、田地边用相机抓拍了无数张,怕照片审核不通过,他又拿自己的手机偷拍了几张,满以为可以通过了,结果被上级公安机关以照片质量差被打回。

  为解决燃眉之急,警方将拍摄的照片经过简单的处理,为二人办理了临时身份证,就这样每三个月换一次临时身份证。几年来,派出所就怎样为二人办理正式身份证的事,向市、区两级公安主管部门作了多次汇报,请专业人员对辅警熊政贵“偷拍”的照片进行了处理。今年6月14日,两位老人的身份证照片终于通过审核,并进入制作流程。

  7月18日,当民警将崭新的身份证送到了徐某、罗某监护人手中。徐某因病情严重拒绝住养老院,由村会计周某监护,他感叹说“终于解决了最头痛的事。”罗某的妻子拿着丈夫的身份证连连致谢说,“这是他第一张身份证,也是最好看的一张证件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