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春节假期,罗川杰去长沙陪曹钦父母。“一句话就是一辈子”2016年2月,春节假期,罗川杰去长沙陪曹钦父母。“一句话就是一辈子”

  从此,罗川杰多了一对“长沙爸爸妈妈”。

  2017年1月27日,临近除夕,在罗川杰为姐姐在内江买的60多平方米新房里,挤满了两家人。罗川杰和曹力平合做一桌子菜,罗川杰的母亲和曹力平的妻子以姐妹相称。饭后,两家人一起放孔明灯祈福。

  2018年8月,距离曹钦去世近三年,曹力平心情难受,没忍住给罗川杰打了电话。两三天后,罗川杰连夜就从成都赶到长沙,安抚曹力平的情绪。

  罗川杰告诉澎湃新闻,他的父母是工薪阶层,20多年前,父母因工伤退下来,姐姐是残疾,家庭一度很困难。“义弟” 曹钦的家庭情况和他相似,都是贫困家庭出生的孩子。

  曹钦上大学时,父母为了凑学杂费,把家里的房子卖了,一直租房住。为了更好地照顾曹钦的父母,罗川杰萌生了一个想法:为了他们买套房,而且就买他所居住的小区,方便照顾。

  罗川杰的朋友得知后极力反对,他们认为这样做是好事,重义气,但罗川杰也是工薪阶层,且家庭负担重,没能力再负担两位老人。

  罗川杰能够理解朋友的想法,经认真思考后,他还是决定给曹钦的父母买套房。罗川杰表示,自己的父母不会上网,尚不知道此事,怕他们多想,自己也没有把这个决定告诉他们。

  2016年9月,首付20多万,罗川杰按揭为自己的“长沙爸妈”买了一套104平方米的房子,月供约5000元。

  罗川杰表示,他每月能有1.5万元的收入,每月给自己的父母2000元,月供5000元,剩下的用于孩子上学及自己开销。直到现在,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的父母,“我自己的爸妈都没有这么好的房子,我给他们(指曹钦的父母)买一套房子,我怕他们情感上会不舒服。”

  今年7月,房交了,房本也下来了。罗川杰发了条朋友圈说,“从此,在成都咱爸妈有了自己的房子。还是哥那句话:有哥在,家就在。”

  澎湃新闻注意到,房子位于成都市双流区协和街道,其权利人为曹钦的父母,即曹力平与钟群清。

  曹力平和妻子钟群清说,目前,房子尚未装修,待装修好后,他们有打算去成都居住。

  曾有朋友问罗川杰,为什么要直接送房子,而不是买套房让他们住。罗川杰的想法是,如果房本写他的名字,对他是好事,但曹钦的父母会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罗川杰跟澎湃新闻说,他认了“义弟”的父母当自己的父母,“一句话就是一辈子”。曹力平和妻子钟群清表示,他们夫妻会把这套房留给罗川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