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市彭山区有的意见箱挂了多年未收到一封信

  当前互联网和手机已成为基层干群交流的主要形式,数量众多的意见箱使用率非常低

  意见箱将遵循拆建结合的原则,拆除多余的,建好唯一的,安排专人负责信息搜集整理和分发

  □舒勤 本报记者 樊邦平

  8月1日上午,在眉山市彭山区公义镇新开村村委会主任李东林等3名村干部的见证下,村委会办公室外墙上挂了5年之久的信访举报箱被拆除,只留下一个扫黑除恶举报信箱。两日后,彭山区武阳镇泥湾村也拆掉了3个空置多年的意见箱。

  今年5月以来,彭山区共拆除244个未发挥效用的空箱,占全区意见箱总量的2/3。意见箱曾是党政机关单位最常见的群众信息收集终端,彭山为何要拆除?

  为何拆箱

  有的箱子挂了多年,一直腹中空空无信件

  “这片外墙曾是信箱的集中区,一度挂满各类信箱,但它们未接到过一封投诉信。”泥湾村村民余永成坦言,在村里,真有事,大家会直接找村干部说,村民不习惯写信这种表达方式。

  8月8日上午,江口镇镇长葛开红接到双江村村民彭德云打来的电话,咨询大棚房整治政策,打听是否有政策补助。“写信来得慢,大家习惯直接交流。”葛开红告诉记者,当前互联网和手机已成为基层干群交流的主要形式,数量众多的意见箱使用率非常低。葛开红到该镇上班4年来,政府大门口的3个意见箱从未收到过举报信或意见书,不久前这些意见箱被拆掉了。

  “意见箱太多,管理也存在问题。”彭山区纪委副书记、区监委副主任王太勇介绍,今年以来,该区在作风建设专题调研中发现全区各级各部门意见箱和举报箱存在“一墙多个”“一挂了之”等问题,最多的部门,外墙上挂了7个。这些意见箱五花八门,包括“便民服务站意见箱”“党员服务点意见箱”“信访举报箱”等,它们有的锁已生锈,有的布满灰尘和蜘蛛网。

  为此,该区将拆除“空箱子”列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集中整治行动中的一项内容,并启动拆箱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