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新闻 记者陈章采

  2019年秋期眼看就要开学了。8月18日,四川攀枝花的一套出租房里,曾经担任内蒙古乌兰察布项目水电班组负责人的曾俊,看着妻子为两个孩子收拾书包、衣服,听着她不断地念叨:“娃儿马上就要回家去报名读书了,学费还没有想到办法。你还是去问一下内蒙古那个官司的事嘛!”

  一说起内蒙古乌兰察布项目拖欠的近百万工资,曾俊就头疼。

  工程款纠纷案正在内蒙古高院二审

  曾俊说,2013年9月,乌兰察布项目刚启动的时候,他就带着几十个工人赶赴乌兰察布,“有四川隆昌、自贡的,还有一些云南的。”负责项目水电暖工程。到2015年离开时,项目总计欠下170多万元。随后几年陆续支付了80多万元,“还欠我们90多万元。”

  几年来,为了尽量把跟随他远赴西北打工挣钱的农民兄弟工资解决好,曾俊一直在攀枝花、西昌等地寻找项目。“只要找到项目,挣到钱首先就是解决最困难的工友们被拖欠的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