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本超本报全媒体记者唐万贵

  今年7月26日,青岛国际时尚季的重要活动——第29届国际啤酒节正式开幕,这一盛事吸引了国内外千万名游客,也包括长年生活在此的外地人沈某。

  华灯辉映,人群熙攘,沈某坐在青岛崂山区啤酒城的酒桌前,心里暗自赞叹“这城市真美,今晚一定要不醉不归。”也许是身在异地的孤独,也许是有其它难以启齿的缘由,点好酒菜后,沈某极力想甩去脑中的不安,便与同桌的朋友开始聊天,气氛很快欢乐起来。“伍某,别动!请跟我们走一趟。”正在谈笑的沈某突然僵住了,想挪开腿站起来,却被一副冰冷的手铐拷在了手上,两名警察出现在眼前……

  隐姓埋名逃亡14年

  8月4日22时,青岛市公安局崂山区分局中韩边防派出所人脸识别系统报警,显示在崂山区啤酒城发现一名网上在逃人员。经核实,此人的真实身份是冕宁县公安局于2005年网上追逃的犯罪嫌疑人伍某。随即,民警将沈某带回,才出现了开头一幕。

  接到消息后,冕宁县警方立即与中韩边防派出所联系,经进一步甄别核对,确定被抓获的沈某就是2005年背负命案的在逃人员伍某。9日23许,随着冕宁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抓捕组不远万里,成功将40岁的冕宁县男子伍某自山东省青岛市押解回冕宁县,伍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一案得以圆满告破。

  此案要追溯到2005年6月8日,那天中午,伍某、苏某与另外两名朋友相约在冕宁县大桥镇街上打桌球,伍某与苏某因白色母球摆放位置发生分歧而争吵,矛盾不断升级。伍某气急之下,提起拳头就向苏某头部挥去,正中苏某的太阳穴。苏某后退撞在墙角后倒下,顿时口吐白沫昏迷不醒。随后,伍某与朋友将苏某送至冕宁县医院急救。眼见苏某伤势较重,伍某便以筹钱为借口,离开医院并逃走。苏某经抢救无效死亡。

  案发后,冕宁县警方成立专案组,全力以赴开展侦查破案、追逃缉捕工作,先后辗转甘孜、成都、西藏等地,行程万余公里。尽管当时做了大量工作,但未获取到有价值线索,案件一度搁浅。14年来,冕宁县警方从未放弃对伍某的抓捕,只要有一点线索和希望,办案民警就会全力摸排线索、寻踪觅迹。

  云剑出鞘命案必破

  转眼到了2019年,“2005·6·8故意伤害案”成为冕宁县警方的一块心病。“云剑”行动开展后,冕宁县警方将追捕历年命案在逃人员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发挥现代侦查技术手段,对在逃人员实行定领导、定人员、定任务、定时限、定奖惩,一包到底。在逃人员伍某被列为重点追捕对象之一,同时成立专案组。

  顶着压力,专案组投入到艰苦细致的调查、摸排工作中,围绕伍某的社会关系,在原有案件线索的基础上,再梳理排查,在海量的数据信息中寻找犯罪嫌疑人的蛛丝马迹。功夫不负有心人,8月4日,山东青岛警方传来消息,该案犯罪嫌疑人伍某在青岛市崂城区落网。得知消息后,冕宁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主要负责人带队赶赴青岛,核实落网犯罪嫌疑人身份,并组织审查工作。通过调查认定,该犯罪嫌疑人即为在逃人员伍某。

  据伍某交代,从医院逃跑后,他将外套、手机、身份证丢弃在树林,沿着山路逃至喜德县,再乘车逃到成都,最后使用假名“沈某”在山东青岛落脚。逃亡期间,伍某整天提心吊胆,远远地看见民警就马上躲起来,在任何地方都不敢长时间居住,生怕别人认出他。刚到青岛时,伍某找到当地渔民,以下海打捞海产品为生,靠每日20元的工钱生活。之后,伍某便以打零工为生,到哪里打工就在哪里住宿,当日领取的工钱当日消费完,从不敢存钱,更不敢踏入银行一步。过年过节时,他便暂住在朋友的出租房内。14年来,伍某几乎每晚都要做噩梦,常常在睡梦中被惊醒。自首的念头无数次在他脑海中闪过,但侥幸的心理始终占据着上风,他终究还是没有勇气为自己的错误行为承担责任。

  面对来自家乡的抓捕民警,伍某心理防线瞬间崩溃,几度落泪,承认自己就是凶手,终于不用在四处躲藏、担惊受怕了。目前,伍某已被警方依法羁押于冕宁看守所,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