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本超本报全媒体记者唐万贵

  “逃亡了18年,我感觉很累,现在想通了,不想再跑了,自己做错的事情,就应该承担一切法律后果……”今年8月17日下午,犯罪嫌疑人沈某向冕宁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说。他一边说一边停顿,还不断地向民警表示自己内心非常后悔。

  为弟弟出气

  他打死茶馆老板

  今年43岁的沈某是冕宁县人。2001年5月的一个深夜,沈某的弟弟沈某华走在冕宁县城的一处街道上,由于烟瘾犯了,身上又没有钱,就要求路边一家茶馆的老板赊一包香烟给他。谁知这名老板不同意,两人便起了争执,最后,老板将茶馆的暖水瓶扔过来击伤了沈某华。

  当时正是年轻气盛的沈某听说弟弟被人打了,身上还有血迹,便与弟弟一起拿着木棍去找茶馆老板报仇,用木棍对躺在床上的茶馆老板不断地进行殴打。事发后不久,沈某听说该茶馆老板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便迅速逃离了冕宁县,开始了长达18年的逃亡生涯。“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回过家。”沈某回忆说。

  这18年里,沈某到处逃亡,辗转到达深圳后,因不敢使用身份证,也不敢再逃到其他城市,他只能去建筑工地给人背砖、背水泥。居无定所的沈某住在简陋的临时工棚里,每天以卖苦力挣得几十元工钱维持基本的生计。“曾经,沈某是个又高又胖的大汉,如今已是又黑又瘦,完全判若两人。”冕宁县公安局追逃办民警说。“真的是和电视剧里演的一样,每天心里都害怕被抓,我也不敢到处乱跑,就在各个工地上待着。”沈某说,“我以前是一个开朗的人,现在却变得话少,主要是不敢说话。就算碰到家乡人都不敢讲家乡话,怕被人认出来。生活来源也不稳定,就以工地为家,十几年的逃亡生活简直生不如死。”说这些的时候,沈某几度哽咽,“我想家,想亲人,也过够了逃亡生活,自己犯下的事儿,总是要承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