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引工程1958年开工,其三期灌区工程将于2022年底完成

武都水库,是武引二期的龙头骨干工程。武都水库,是武引二期的龙头骨干工程。
8月17日,武引工程一期现场,四川日报老记者何玉文(左)向川报青年记者王成栋回忆当年的采访情景。  8月17日,武引工程一期现场,四川日报老记者何玉文(左)向川报青年记者王成栋回忆当年的采访情景。
1997年10月28日的《四川日报》。1997年10月28日的《四川日报》。

  1997年10月28日,本报头版刊发《武都引水工程总干渠竣工放水》一文,宣告了“第二个都江堰”——新中国成立以来全省新建灌面最大的灌区工程通水。这篇消息介绍了四川借助世行贷款,经历数十年艰辛,武引工程第一期工程的主干渠终于通水,将涪江之水引到了川中和川东老旱区。

  20多年后,本报记者与稿件的作者、67岁的川报老记者何玉文再访现场,重温武引工程1958年开工、历经“两下三上”、前后建设长达60余年的故事。

  再访现场

  “这条路我来过几十次。”8月17日下午,看着车窗外田地里的玉米和水稻,何玉文感慨万千。1988年,他调任四川日报驻绵阳记者,这条由绵阳城区前往武引水库的路,他不知道走了多少遍。

  31年前,武引工程正式复工。31年后,一条条水渠伸向远方,所到之处是一片片绿色的田野。生命之水,终于改变了涪江东岸至嘉陵江西岸之间老旱区的容颜。

  坎坷建设路

  借力世界银行贷款,两度下马的武引工程终上马

  8月17日14时,站在江油市武都镇武都水库下方的干渠旁,已退休的武引工程管理局第二任局长张健紧紧握住何玉文的手,一起感慨“不容易!”

  武引工程实在坎坷。“工程本身不复杂,难的是缺钱。”省水利厅总工程师梁军说,要解决涪江东岸(左岸)至嘉陵江西岸(右岸)老旱区的用水问题,这一带地形西南高、东北低,把西南方向的涪江之水引来,形成自流灌区,是最佳选择。

  上世纪50年代初开始,工程上马的呼声渐高。张健记得,工程首次动工是在1958年。彼时的方案,是要在涪江干流的江油市武都镇一带,修建一座库容14亿立方米的特大型水库,然后通过输水管网,彻底解决涪江和嘉陵江之间区域的用水问题,武引灌区的灌溉面积将超过700万亩。

  工程于1960年下马。“我们不死心,还是要找机会上。”张健说,第二次上马,是1978年。但两年后,工程再次停建。

  第三次上马,是1988年。这一次,世界银行将提供7800万美元贷款。也因此,武引成为国内首个使用世界银行贷款的水利项目。

  “不搞过去那一套了。”提及刚上任时提出的“十万人马战武引”的口号,张健自己都笑了,“招投标确实要专业得多,工程质量、施工计划性、目的性都好多了。”

  省水利厅建管处退休干部李九明透露,工程放弃了特大水库和“一步到位”等设想,修改后的方案,分三个阶段实施,一期工程在武都镇的涪江干流修建拦水坝,并由此引出干渠。

  1988年9月21日,武引工程,这个新中国成立后四川新增灌面最大的水利工程终于开工了。

  何玉文提到一个小秘密:当时,世界银行规定,武引建设单位必须每月汇报建设进度,以及各项支出情况。标段工程经第三方机构验收后才能放贷。这,差点让工程面临第三次停摆。张健记得,到了1995年冬季,建设单位账面上的资金不到100万元,“那时候,每天光是人工支出就要十几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