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我翅膀,定要突破千年瓶颈

  二郎山,甘孜州东大门,国道318线必经之地,海拔3437米,以山势陡峭,气候恶劣闻名,素有“天堑”之称。1950年,解放军第十八军进藏开山修路,以艰苦卓绝的奋战打通了这道进藏关口,可即便如此,从州府康定到省会成都也要两到三天的车程。

  二郎山顶长年弥漫的雾障、厚实的冰雪以及近在咫尺的万丈深渊,至今仍是老一辈长途客运司机谈之色变的“鬼门关”。“我开了近40年车,历经危险。”甘孜州康定新川藏运业集团有限公司驾驶员李洪云告诉记者,2002年,二郎山隧道建成通车,将去往成都的车程缩短至一天,可出入甘孜的交通方式依旧单一,制约经济发展的瓶颈仍然存在。“如果能有双翅膀,飞过这二郎天堑该多好!”李洪云感叹。

  幅员辽阔的甘孜州,是全国第二大藏区,分康东、康南、康北三个片区。康南,有闻名世界的“香格里拉之魂”——稻城亚丁,在只有公路交通的年代,几乎所有去过亚丁的人都会感叹山高路远就为一睹其“芳容”的不易。康北,片区面积最大,所辖县最多,人口占到全州总人口近一半。2013年,甘孜州政府印发《甘孜州优先发展旅游业实施方案》,明确提出以康东、康南、康北为面,突出特色、立体发展,形成对立互补的旅游区域,建设“两环一区”(环贡嘎山、环亚丁旅游经济圈、康北康巴文化旅游区)。

  然而,交通依然是甘孜州发展的最大短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