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涨粉了吗?”他们见面这样问候。

  黄金种无花果,刘翠萍养孔雀。两个人的基地在一个山头上,相隔不到1公里,却难得见到一面。

  9月27日中午,他们在张飞北路不期而遇,在路边坐下来吃了顿午饭。

  两个人都是1986年出生。两年前,黄金还是手游王者荣耀的高级运营经理,年薪百万。三年前,刘翠萍还在北京做房产销售,又在四川广元开房产销售公司,也算收入不菲。

  那么,他们为什么忽然转型,回到家乡当起了农民呢?为此,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对他们进行了深度专访。

  运营

  利用短视频平台开销路

  最关心的是“最近涨粉了吗”

  离四川阆中城区七八公里远,212国道穿过一个山头的垭口,往左是刘翠萍的孔雀养殖场,往右是黄金的无花果基地。

  9月27日,黄金凌晨4点起床,和哥哥嫂嫂以及请的4个村民一起摘无花果。天气正凉,露水正重,下地必须穿上雨鞋。但草深叶茂,裤腿还是被露水打湿了。

  果子一摘下来,便马上分装,7点钟准时送往城区10多个摊点,返回已经9点过,他再开着面包车将线上订购的无花果送到快递公司发货。

  在张飞北路,黄金一脚踩住刹车,拉开车门的正是刘翠萍。刘翠萍在准备一个演讲的PPT,遇到黄金,想“求助”一下。

  但两人见面,先问“涨粉了吗?”

  “这个月涨了1万多,你呢?”

  刘翠萍玩抖音,黄金玩快手,都拍短视频。刘翠萍抱着一只孔雀求赞的视频,有200多万点击。这是她最“火”的一个视频,她正式更新抖音视频才三四个月,目前有3万粉丝,她的目标是两年达到30万粉丝。

  黄金的快手账号也开通了几个月,但涨粉要慢很多,但他觉得自己的粉丝转化率要好一些。黄金还在爱卡、天涯等论坛发帖,每天更新,也在快手做直播,几个平台的粉丝加起来有数万人。

  “转化率高是因为我的无花果便宜一些。”黄金说,无花果一盒才几十元,而孔雀蛋一枚就要100元,孔雀一只2000元,不是所有人都消费得起。

  除了拍短视频,刘翠萍也做直播,比起黄金来,她算是设备齐全,买了脚架,还有可以补光的直播话筒。

  她直播的时候,介绍自己的养殖场,介绍自己的孔雀、野鸡。有网友在直播间留言,“孔雀妹妹唱支歌吧。”她嘻嘻笑,跟人说“孔雀妹妹不卖艺,只卖孔雀”。她表现得甜美可爱,直播间里80%是男性网友。

  刚刚采摘完,黄金也开起了直播,直播吃无花果,如何分拣包装,如何种植,介绍自己野草丛生的果园没有用过除草剂和化肥。有网友进直播间,他挨着打招呼,“来,欢迎老铁们……”

  9月27日早上,直播间在线观众只有10多个人,他说这么早就有人来看我直播,已经很感动了。直播间里有人咨询买果子,有人咨询买苗子……他都一一耐心回答。

  稍稍闲下来,他会坐在田坎上仰望天空,陷入沉思。这种状态,他也拍进自己的快手视频里,他常常在论坛更帖到深夜,详细记录了自己这两年种无花果的点点滴滴。他说自己是靠真诚和勤劳“吸粉”的。

  关于这点,刘翠萍另有看法,她说要“新、奇、特,前三秒就要抓住观众”,“有时候还得脸皮厚”……她一甩头发,做出二愣愣的样子,然后转身走进野鸡圈舍,张开手臂去抓野鸡。她跟举着手机的黄金说,一定要拍出“很拽”的感觉。

  初衷

  想重新规划未来 再晚几年怕没这个劲了

  山头下,就是沙溪街道的金鼓村,村里种葡萄、水蜜桃,很早就有了成片的规模,还有人投资建起豪华的农家乐。当地政府也力图将该村打造为阆中古城周边具有引流能力的文旅项目。

  黄金一开始是“悄悄回村的”,跟一个熟悉的村干部接洽咨询,对方直接劝他别回来了。

  黄金小时候家境贫困,是村里第一个考上本科的大学生,又在大城市闯出一番天地,在腾讯公司上班,年薪百万,说起来谁都要竖起大拇指。

  回来种地,谁都认为这个选择不明智。2017年4月,他就开始回来看地,直到10月份正式跟村上签订100亩土地流转合同时,他才给在外打工的哥哥、嫂嫂说起这事。哥哥黄军成为此跟弟弟发了脾气,但为时已晚,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黄金给妻子孩子留下5年生活费,就这样带着200万积蓄,卷着被子回到了村里。他说如果五年搞不起来,他就认了,然后回成都继续找份事做。

  事实上,那个时期,他正跟几个伙伴计划创办一家科技公司。他在腾讯公司的前同事邓嘉告诉记者,黄金跟他说要去种水果时,他感到很震惊,这个做游戏运营,每天跟数据、玩家打交道的同事,“跨界太大了”。但如今他看到黄金对自己果园的营销,还是觉得有他互联网时的影子。

  刘翠萍最开始在北京做房产销售,辞职后又在四川广元经营一家房产销售公司数年,收益很不错。

  2016年,她却回来养孔雀。其位于沙溪街道五丰村的养殖场,是舅舅当年养蚕买的房子和流转的土地,舅舅不养蚕了,她就把场地从舅舅手里接过来。

  三年多来,刘翠萍的孔雀养殖场至今投入了200多万元。目前还远未回本,每个月收支只能基本持平,刘翠萍说,这些年吃了不少苦,上次有家电视台采访她,说起这些辛酸,自己就把自己说哭了。

  说起创业初衷,刘翠萍笑称当时就是“头脑发热”。黄金理解的“头脑发热”是,30岁左右,想重新规划一下自己的未来,“再晚几年,怕自己就没这个劲了。”

  未来

  新型职业农民的代表 希望带领更多村民找到好出路

  2017年4月,黄金从游戏公司辞职,带着妻子孩子去旅游了一圈,然后正式回乡,埋头种地。他极为低调,不敢与过去的同事朋友联系,整整一年,朋友圈都没更新自己的动向。他怕失败,也怕惹来“非议”,很多人不理解,他也不想跟人解释。

  直到2018年5月底,果园开始挂果,他才在朋友圈拍了一组照片,介绍了自己“1年沉寂,10月精耕,100亩果园……”朋友这才“围观”上来,评论和点赞一下子就是200多条。

  有邻居要投资跟他一起种,他拒绝了,“那时心里没底”,他怕亏了,“这些钱都是他们省吃俭用攒下来的”。2019年春节,他才开始给村民介绍自己的果园,以及自己的长远规划。目前,他已经接到7个村民的电话,表示今年冬天要种无花果,找他要苗子。

  在深圳打工的廖由军是黄金的小学同学,他说黄金才回来的时候,自己也难以理解,放弃这么好的工作,要回来种地当农民。今年过年回家,他看到黄金一个人在地里“拉枝绑线”,确实像个农民,却心生佩服。他在深圳打工10多年,却觉得早晚是要回老家的,所以正在考虑跟着黄金种无花果,“就在他的果园旁边,先搞几亩地,一步一步来。”

  黄金说,他预计明年可以收回成本,但目标还远远没有达到,他的理想是全村人都种上无花果,所以他才拼命地做线上营销。阆中市一天能消化1000斤的无花果,自己的100亩完全可以就地销售,但更多村民种出来,他就要想办法卖到远方去。

  刘翠萍也在网上卖自己的野鸡苗、孔雀苗,她最近正准备在阆中古城开一家孔雀肉面馆,面馆同时陈列孔雀工艺品、孔雀蛋的线下销售等。她不遗余力“涨粉”,也是觉得,粉丝多起来,自己才能“带货”,才能带动其他村民去养。

  阆中市农业农村局科教站站长谭朝林对黄金很熟悉,他说黄金让他感动,也让他佩服,这个年轻人有信心,有决心,还有办法。他的互联网工作经历,让他在营销这块做得非常好,农业农村局搞的农村致富带头人培训,专门请了他去讲课,之前派他去四川农业大学学习,结果他在介绍经验时,一下子变成了“讲师”。

  在谭朝林看来,在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黄金就是新型职业农民的典型代表。谭朝林说,他对黄金的无花果也很有信心,政府相关单位也将大力支持,把这个项目做好,让黄金在当地起到带头引领的作用。

  关于网上营销,刘翠萍也深有感触,过去半年,她跑了三个省五个城市,都是去考察、去学习,有的是自费去,有的是政府组织的。她说在义乌,微信搜一下附近的人,就能找到各种主播、网红,但在阆中,传统产业的营销还在传统的套路里。

  刘翠萍的养殖场门口,挂着好几块政府立的牌子,当地政府也极力希望他们带好头,带领更多村民找到好的出路。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