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厚敦实、为人随和

  曾代表火车头男篮打全国比赛

  记者了解到,中国登山协会主席王富洲曾在《珠穆朗玛一青松》一书中撰写了一篇对邬宗岳烈士的纪念文章。

  王富洲曾参与过1960年中国登山队首次珠峰登顶,当年5月25日凌晨4点20分,在邬宗岳等后备支援队员的全力保障下,王富洲、贡布、屈银华等人首次从北坡登上珠峰。

  文中王富洲回忆:“邬宗岳初进登山队,属于新队员,当时他被分配负责运输工作。第一次参加登山活动,他就带领运输队将氧气等物资运送到8500米的高度。记得有一次,他将物资运到8500米营地后,又无意识地把东西背了下去,发现以后再让索南多吉送上来。后来证实,8500米是他个人的极限高度,也就是说,上到那里他会意识丧失,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

  王富洲还在文中透露,由于缺乏影像资料作为证据,此次登峰遭受到国际登山协会质疑,1975年国家决定重组登山队,准备再一次征服珠峰,当时,邬宗岳已经42岁,虽然知道自己的身体极限,但他还是接受突击顶峰的任务。除了制定周密计划以外,他还要记录队员攀登珠峰影像,留做证据。

  在这本书中,原中铁二局集团公司党委常委、工会主席耿立川描述邬宗岳“忠厚敦实、为人随和”, “他的战友同事,人人谈起他都赞叹不已、个个想起他皆竖起大拇指。”,他还披露了当年邬宗岳在成都的往事:“邬宗岳曾是中铁二局的职工,他曾在五十年代初入伍,后来又到铁二局工作,在铁二局担任篮球队长,并代表火车头男篮打过全国性比赛。”

  邬宗岳捐赠的矿石

  将矿石、奖章捐献母校

  感恩国家对他的培养教育

  南极、北极、珠穆朗玛峰、太平洋底是地球上常人难以涉足的地方,这些地方采回的标本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在位于成都理工大学中的成都市自然博物馆中,就收藏着一块二云母花岗岩矿石,这块矿石,是邬宗岳、罗世明在1960年跟随中国登山队参与珠峰科考时,在海拔8000米以上山峰上采集回来的。

  被誉为“中国科幻小说鼻祖之一”,今年88岁的成都理工大学地质学教授刘兴诗教授是邬宗岳的中学校友,在邬宗岳参军回来进入成都理工大学读书以后,两人又成为师生关系。刘兴诗至今还记得,当年,中国登山队第一次登上珠峰后在北京召开了一次庆功会,当时他正好在北京大学学习,受邀参加了这次庆功会。“当时得知我要回到成都理工大学,邬宗岳拜托我转交给学校三样东西。这三样东西,分别是二云母花岗岩矿石、一本国内媒体对于中国登山队攀登珠峰新闻报道合订本以及国家授予邬宗岳等参与珠峰登顶工作的队员奖章。”

  刘兴诗表示,当时看到邬宗岳取下佩戴在身上的荣誉奖章,要求他带回学校时,自己也非常不解,“我当时问他,这是国家给你的荣誉,为什么要捐献出来,邬宗岳说,是学校培养了我 ,才使得我有今天的荣誉,这枚奖章理应给学校。”刘兴诗说,捐献这些东西,显示了邬宗岳的胸怀,他并没有把这些看做是自己的东西,这显示他的低调朴实,也彰显了他的大公无私。

  记者了解到,目前,这块二云母花岗岩矿石已经被成都自然博物馆评定为四极珍品,并被收藏在博物馆,以一种静态的方式,记录当年这段不能被忘却的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