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决

  马戏团主责受害人次责 文体局无责

  犍为县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一审,认为该马戏团将装有老虎等危险动物的车放在人流量较大游乐场旁边,安排一个工作人员同时看管两辆装有动物的车,看管不力导致杨某被老虎所伤,对其受伤应当承担70%的主要责任。杨某只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不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对自己的行为及后果应有一定的认知和判断能力,因此应承担30%的次要责任。

  同时,犍为县文体局不是本案的侵权主体,其也无安全管理的义务,因此要求犍为县文体局赔偿没有法律依据。

  经法院认定,杨某的损失为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假肢安装费、鉴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交通住宿费,共计28.8万元。该马戏团承担70%的赔偿责任即20.1万元。

  一审判决后,原告认为案件中残疾赔偿金计算标准;杨某的误工费、被扶养人生活费;对涉事马戏团进行审批许可的犍为文体局应否承担责任存在争议,逐提起上诉。

  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二审,法院认为受害人所提供证据均不能证明其在事故发生前在城镇生活居住、生活或收入来源于城镇的待证事实。一审法院按照农村居民标准计算杨某残疾赔偿金并无不当,予以维持。

  关于犍为文体局未尽到监督管理责任、应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法院认为犍为县文体局并非演出活动的组织者,对演出安全没有安全保障义务,致杨某受伤的行为并非犍为县文体局监督管理职责瑕疵所致,故该局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对此法院认为,马戏团属于专业表演机构,系动物饲养人,杨某因马戏团饲养的动物造成其人身损害,马戏团应依法承担民事责任。马戏团用危险动物进行表演时,对安全措施负有高度的注意义务。马戏团将装有一只老虎和一只熊的铁笼子放置在两辆宣传车上,并停放在游乐场旁边,仅安排一名工作人员看管,未尽到谨慎的安全管理义务,存在重大过失,应承担赔偿责任。杨某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其独自外出并将手伸进装有老虎的铁笼后造成损害,其监护人未尽到监护义务,亦有一定的责任。根据案件情况、过错程度、因果关系等情节酌定确定马戏团承担主要责任,杨某承担次要责任。

  法院终审判决,一审对残疾赔偿金、护理费的认定正确,误工费应重新计算。杨某因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失为29.4万元,马戏团承担70%的责任,即20.5万元。

  律师观点

  四川佛都律师事务所主任王炼认为,法院判决理据充分,公平公正。案件中马戏团与监护人都有责任。老虎、熊等动物具有危险性,应当重点看护,防治意外发生,但马戏团仅派一人看守,对损害的发生没有尽到审慎注意义务,从源头上导致了悲剧的发生,马戏团对于受害人身体健康权受到侵害有绝大部分责任,占主责,受害人将手伸进去导致被攻击,占次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