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涛 黎奇 本报全媒体记者 余力

  “警官,孩子现在怎么样了?还好吧?”坐在公安机关办案区冰冷的椅子上,犯罪嫌疑人陈某不断地询问着他“抱养”来的那名男婴的情况。

  “没事的,孩子现在正被我们的女民警照顾着,睡得很踏实,你继续说……”余警官一边安抚着犯罪嫌疑人陈某的情绪,一边引导其交代案情。随后,一起贩卖亲生孩子的

  案件从犯罪嫌疑人陈某的嘴里讲述了出来……

  1

  刚出生的男婴被卖掉

  犯罪嫌疑人王某与钟某夫妇,因长期吸食毒品,系被内江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重点关注的人员。10月11日这天,公安机关发现王某与钟某两人来到了内江市第三医院,钟某顺利产下了一子。然而,没过多久,钟某的丈夫王某便立即把孩子抱出了医院。这样的行为让警方感到疑惑。

  相关民警随即向内江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刑警大队传递了这条线索。该大队立即组织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对王某、钟某夫妇二人的情况进行摸排。专案组民警经过前期初步调查发现,王某与钟某在产子的当晚,就把男婴抱给了陈某以及兰某,警方调取到的监控视频显示,陈某当场给了王某6万元的现金。原来,这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就这样被无声地交易给了他人。

  2

  警方找到被拐卖婴儿

  10月12日中午,内江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刑警大队在相关警种的配合下,组织民警赶赴内江市市中区白马镇一户农家里,顺利发现了被拐卖的男婴。

  此时的陈某、兰某夫妇还沉浸在“初为父母”的喜悦中,家中已经给男婴准备好了奶粉以及尿不湿等用品。看着民警的突然到来,陈某、兰某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败露,很配合地接受民警的调查。原来,陈某与兰某结婚多年,因为身体原因缺乏生育能力,一直没有孩子。兰某眼看着自己的岁数越来越大,而身边的亲朋好友都已经结婚生子,享受着家庭的和谐和幸福,她的内心十分煎熬。此前,兰某还多次尝试做试管婴儿,结果均以失败告终,夫妻两人便有了领养孩子的想法。

  然而,办理领养孩子的手续十分严格,加上陈某、兰某夫妻两人倾向于领养一个刚出生的孩子,这种可能性就更低了。一次偶然的机会,兰某在网上认识了钟某,钟某坦言自己家境困难,无力承担即将出生的孩子的抚养费用,希望能找到一个好心人,抚养自己的孩子。两人一拍即合,约定兰某支付6万元的“营养费”给钟某,钟某便将刚出生的孩子抱给兰某抚养。作为兰某丈夫的陈某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内心经过一番挣扎,最终也同意了兰某的意见。

  3

  亲生父母企图掩盖真相

  10月12日下午,内江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刑警大队直奔犯罪嫌疑人王某与钟某的住处。随后,在一家小旅馆的房间里,民警找到了王某、钟某夫妻倆。看到民警的到来,王某与钟某十分惊慌,不知所措。民警在现场搜出了吸食毒品专用的“冰壶”。王某和钟某交代称,他们夫妻俩白天在宾馆里吸食了冰毒。当民警问起男婴的事情时,夫妻俩还企图掩盖事实,王某甚至撒谎称孩子已经被抱回了他母亲老家抚养。

  民警随即将王某跟钟某带回了内江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办案中心。当王某与钟某看到被民警找回的男婴时,两人低下了头。两人坦言,因为长期吸食毒品,欠下了不少外债,为了筹集毒资、清偿债务,两人决定在网上找一个需要领养孩子的人。收到陈某支付的6万元钱后,第二天王某就去买了一小包冰毒供夫妻俩吸食,并且还购置了两台新手机。

  对于自己的亲生孩子就这样被交易出去,王某与钟某的内心丝毫没有后悔与难过。而抱养孩子的陈某与兰某夫妇根本想不到,这名男婴的亲生父母竟然都是“瘾君子”,而兰某在怀孕期间也曾多次吸食毒品……

  目前,这起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当中。